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都2018年了电视剧里的中国女人还和19

2019-03-08 22:12:54

头图出自视觉中国

本文来自单向街书店(onewaystreet2013),作者:诘韫,虎嗅获授权转载。

如果要评选出一个 2017 年度作的女性人物,那么候选名单上百分百会有“罗子君”这个名字。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作为陈俊生太太的罗子君只知买买买,不懂生活疾苦,活生生凹出了豪门太太的做派。与贺涵交往时的罗子君除了靠男人吃饭,还是靠男人吃饭。这个上海女人的前半生真是够失败的。这么糟心的人设怪不得引来无数观众吐槽,甚至有观众开贴分析罗子君的小三段位,看得人也是哭笑不得。

吐槽事小,却也结结实实地反应出现在的影视剧缺乏接地气的女性形象。

想必大家对大才女张爱玲并不陌生,她的文字曾经感染了无数骚柔的文艺青年,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她也是吃过影视剧这碗饭的,而且一出手就是爆款,丝毫不亚于前半生这种。

70 年前,还在大上海浮沉的张爱玲,似乎一眼就看透了中国观众的心思,在《太太万岁》这部电影里塑造了一个好(难)好(难)好(难)好(难)女性形象的模板,为后世提供了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女性形象资源宝库。更令人惊讶的是,国产影视剧里的女性角色以此为模板,数十年间未曾发生过大变化。

1947 年桑弧导演,张爱玲编剧《太太万岁》

电影里这个普通的上海女人既要照顾婆婆的生活起居,又要操心小姑子的人生大事。为了不让婆婆担心,儿媳妇陈思珍接连几次骗了婆婆。量变引起质变;在儿媳妇一次说谎时,婆婆气得晕了过去。丈夫沉迷于美色无心打理生意,破产后,婆婆又把家里的所有厄运全都归在了没有生养孩子的陈思珍身上。

可见,上有老,下有小不仅是苦情戏里的一句老话,也一直是影视剧中好女人的配置。一老一小把影视剧里的女人包裹在严实的生活圈子里。

儿媳为婆婆筹办生日

在这个圈子里,婆媳关系是主要矛盾。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女人却也能撑起影视剧的半边天。在这重关系里,婆婆每每被气晕,儿媳们被不孕不育、被喝药治病。这些成为编剧们包教包会谁写都一样的套路。六六成名作《双面胶》更是将婆媳矛盾推向顶峰。因为婆媳矛盾,男主角亚平用拳头打死了自己的妻子丽鹃。

电视剧《双面胶》

《太太万岁》中,嫂子为了家庭和睦,全力支持小姑子自由恋爱。陈思珍的弟弟陈思瑞与小姑子唐志琴相爱,而志琴的母亲也就是思珍的婆婆反对他们的婚事。有一天,陈思瑞来家里找唐志琴,志琴的母亲突然出现,陈思瑞慌忙逃走。人走烟却没被带走。眼看谎言就要被识破,陈思珍果断拿起烟灰缸里的半截烟抽了起来。在那个年代,女性抽烟可是堪比杀人的大罪。

后来,影视剧将嫂子与小姑子的恩怨情仇扩大到了妻子与丈夫的七大姑八大姨之间。

2014 年度大剧《父母爱情》打造了一对令观众难忘的姑嫂冤家。因家庭背景与阶级差异而形成的姑嫂矛盾对往常的姑嫂关系进行了深化。

小姑扒墙根

除了上有老,下有小,女主角还得朋友少。陈思珍丈夫唐志远的朋友一个接一个来他们家做客,而我们却没有见到任何一个陈思珍的朋友。朋友少就意味着得耐得住寂寞。陈思珍的弟弟惊讶地问姐姐:“没想到,结婚后你也学会了打牌。”陈思珍笑笑说:“平日无聊,也就学会了。”

湖南卫视在 2016 年打造的《咱们相爱吧》打着新独立女性电视剧的旗号招摇过市,但是三位女主角聚会都要看着其中一位老公的脸色。独立女性连好闺蜜都不能随随便便见,看来学会与寂寞相处是新时代独立女性的必修课了。

女主角的标配是在事业上助丈夫一臂之力。志远用思珍从一毛不拔的爸爸手里骗来的钱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他不仅不感谢思珍,竟然还将公司的破产归结于骗来的钱不吉利。

除了陈思珍,《太太万岁》里的小三施咪咪虽然遭人恨,但是她为了丈夫去勾搭别的男人也是可怜。只要丈夫能成功,妻子什么都可以做”这一情节成为国产电视剧的家常便饭。在电视上,我们见过了无数个自我牺牲的伟大妻子。

施咪咪

在国内部直面描写小三的电视剧《牵手》中,蒋雯丽饰演的夏晓雪说过这样一段话:

穷也好,富也好,一家三口和和睦睦。即便是夫妻,也得有个分工,有个主次。不管怎么说,首先得保证男人有事业。

集就特别抓人眼球。蒋雯丽扮演的夏晓雪为了照顾家庭在图书馆工作,曾经的舞蹈演员已不再舞蹈。

男人有了经济基础,自然就会想办法补充一下上层建筑。这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但是在影视剧中,它是男人的不二法则。

影视剧中的男人基本都会出轨,影视剧中的女性基本都会手撕小三。在《太太万岁》中,面对丈夫志远的不忠,陈思珍先是掩耳盗铃,后用激将法将小三驱逐出境。思珍在口袋里发现了两张电影票,在贴身衣物上看见了口红印,从别人口中听到了流言蜚语,这些都成了往后电视剧里的必备情节。

那时的陈思珍选择了视而不见

不忍看到丈夫落入小三的圈套,这位好妻子亲自出马,手撕小三。这场妻子与小三之战,思珍可谓赢得优雅。

打扮一番的她来到小三施咪咪的公寓,一边夸施咪咪会撒娇,一边劝施咪咪搬过去和大家一起过苦日子。看到施咪咪反应激烈,思珍又说:“要不我们一家老小搬到你这里来,那边的房子正好可以抵押出去。老太太睡这里,仆人睡那里......”施咪咪终于忍无可忍,答应思珍不再纠缠志远。

思珍来到施咪咪公寓

时至今日,面对出轨的老公,影视剧里的妻子都会选择一条从有所察觉,到自欺欺人,再到大爆发的路子。电视剧《蜗居》中,宋思明的太太手撕小三海藻,至海藻流产。邬君梅那段不带一个脏字的话可以说是太太手撕小三的版本。

我和你照过两次面了,次我就告诉过你,希望你能够好自为之,可惜,你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你年纪轻轻的干点什么不好呢,非要偷人。你难道不知道偷人没什么好结果的,那些钱呢是我给他的,女人嘛,不要太不善良。

你既然都已经跟了他,好歹也算是我们家家谱里不入名,但却担个份的,叫什么呢,侍妾、随伴。这妾,妾,还真算不上,妾好歹还得过个门呢,就算是陪睡吧,比外边随便找个妓女总强点,至少不带病,我跟他说了,既然都陪睡了一场,这钱,总得丢几个,就算是嫖吧,那也不能白嫖。

这嫖,也要有嫖品,就好像赌博一样,出手得大方点,方显自己身价,这钱,我出得起。不过今天呢,他改变主意了,他让我过来,把这些钱拿走。这算来算去,你实在不值得这点钞票,他是不愿意再看见你了,所以只好由我出面。

没办法,我是他老婆,总得替他料理后事,反正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都2018年了电视剧里的中国女人还和19

不过把钱要回去还是头一次,可能你是不值的吧。

电视剧《蜗居》

处理完小三,影视剧里的女性通常会选择向丈夫提出离婚。然而,这样的离婚总是办不成。就算办成了,离婚对女性总是不利。志远在与思珍办离婚手续前,来到小三施咪咪的住处,想要要回思珍喜欢的别针。只认钱不认人的薄情小三不仅向志远要钱,而且抓伤了他。在律师办公室里,志远将别针送给思珍。得知事情原委的她破涕而笑,说:“不离婚了。”

《太太万岁》

从《太太万岁》开始,影视剧中的妇女就必须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上有老,下有小。同时,她们还必须为丈夫的事业献出自己的一切;丈夫有了别的女人,她们必须先忍让克制;只有到了实在无法忍受的份,她们才可以放出手撕小三技能,而且还必须撕得优雅,撕得漂亮。除此之外,离婚只能在她们脑海里短暂停留。这里必须要感叹一句,做影视剧里的女人好难,好苦。

《太太万岁》

在电视和电影这两种大众娱乐方式出现之前,妇女在文艺作品中的形象不外乎两类,一类是探求肉欲的淫妇,比如名号响当当的潘金莲;另一类是受人尊重的纯洁美好的女性,比如《孔雀东南飞》的刘兰芝。

王思懿版潘金莲

然而,时至今日,影视作品中的妇女只有那么一种——陈思珍式的贤妻良母。张爱玲在《 太太万岁 题记》中写道:“《太太万岁》是关于一个普通人的太太。上海的弄堂里,一幢房子里就可以有好几个她。”现在的她已经不再出现在上海弄堂里,而是通过电视屏幕,电影银幕走进千家万户。

我们所处的时代已经与张爱玲的时代大大不同了。2014 年经济学人智库联合发布的科研报告结果显示,亚洲女性经济能力日益增强,在受访者中,91% 的城市女性是家庭收入的来源之一,仅靠丈夫挣钱养家的是仅占 1%,丈夫是主要家庭收入来源的比例有 11%,甚至有 8% 的受访女性是家庭中的收入来源。

然而,影视作品里的女性形象与 70 年前的女性形象没有什么差别可言,这不免有些令人失望,更令人感到害怕。毕竟,同样一部戏,有的人看到的是讽刺,而有的人看到的却是榜样。

本文来自单向街书店(onewaystreet2013),作者:诘韫。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由 单向街书店© 授权 虎嗅 发表,并经虎嗅。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的权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