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ace联席总裁辞职难逃中国魔咒iyiou.com

2019-03-11 14:05:17

MySpace联席总裁辞职 难逃中国魔咒

MySpace联席总裁詹森·希施霍恩在他的微博上证实了其已经离职的消息。

“尽管做出这个决定非常艰难,但是出于个人原因,我还是决定回到纽约,相信琼斯和他的团队能够带领 MySpace取得成功。”201人生的真谛在经历中探寻0年6月23日,詹森·希施霍恩在其微博上写道。

此时,距离詹森·希施霍恩和麦克·琼斯在2010年2月被提升为联席总裁刚刚过去短短4个月。集团首席数字官约翰·米勒周四发表声明称,“麦克·琼斯将在不久以后被任命为CEO,目前我们还未计划额外增加管理层人员。”

这是MySpace被默多克在2005年以5.8亿美元收购以来第三次更换掌舵者。相比詹森·希施霍恩和默多克4个月的短暂蜜月,他的上一任欧文·范纳塔在CEO的位置上支撑了不到一年时间:2009年4月接替克里斯·德沃夫,2010年2月被MySpace解聘。

从如日中天到日薄西山,高层的频繁动荡显现出默多克对于互联业务的无所适从,Facebook和Twitter却在快速崛起,外忧内患之下,MySpace迷失在集团这艘巨型传媒航母里。

失血不断

对MySpace失去信心的不止詹森·希施霍恩一个。在他离职前两天,MySpace营销总监林赛·纳托尔离职,职位由索菲·劳斯接任。

此前一个月,5月初,首席安全官赫曼舒·尼加姆宣布将离职开创一家新公司,为企业提供有关如何处理安全性和隐私权问题的顾问服务。

2010年3月,MySpace首席软件架构师克里斯·比塞尔、首席系统架构师丹·法瑞诺以及开发经理罗比·科尔曼同时去职。

这是MySpace正在经历的第二轮高管流失潮。2009年4月,集团对MySpace的管理层进行大换血,但不幸的是,换血行动失去了控制,导致重要员工不断出走。

默多克安排美国原高管米勒负责包括MySpace在内的集团数字传媒业务,出任集团首席数字官。米勒迅速裁撤了MySpace共同创始人兼CEO克里斯·德沃夫,以欧文·范纳塔取而代之。

自2008年6月开始,MySpace在美国的独立访问量和用户数量开始像坐过山车一般急速下滑,欧文·范纳塔把当前的颓势归因于人力因素,在他的新政之下,新管理层抛售了MySpace旗下的一些非核心资产,并在全球范围内裁撤了700多名雇员,占其员工总数的一半。

2009年7月,产品高级副总裁汤姆·安德勒斯被前Tsavo公司高管迈克·麦克达安挤走;为MySpace服务超过3年的国际业务总经理兼高级副总裁拉维斯·卡茨也宣布辞职,他的位置被MySpace前欧洲和澳洲总经理丽贝卡·霍恩替代;此外,曾先后就职于亚马逊、苹果和Facebook等公司的凯蒂·杰明德被任命为用户体验和设计高级副总裁。

紧接着2009年8月,MySpace广告销售主管杰夫·伯曼和驻西雅图的工程事务副总裁威尔夫·拉塞尔双双辞职。纽约传媒咨询公司MediaLink总裁温达·哈里斯·米勒德被邀请以兼职的方式接替杰夫·伯曼原来的工作。

9月,MySpace的CTO、CFO皆易人。10月,欧文·范纳塔请来维亚康姆旗下MTV原数字销售主管娜达·斯蒂瑞特和原首席数字官詹森·希施霍恩,两人分别担任首席营收官、首席产品官。与此同时,他还以技术部门重组为由,炒掉了3名技术副总裁。

2009年12月,MySpace前任首席运营官阿米特·卡普、前任高级副总裁史蒂夫·皮尔曼以及前任高级副总裁吉姆·贝纳德托离开MySpace后成立了新公司Gravity。

大清洗却并没有一改颓势,终也使约翰·米勒失去了耐性,欧文·范纳塔自身难保,于2010年2月黯然离开。

无所适从

时期,MySpace的点击量一度超过雅虎,成为美国的站,每天的页面访问量超过10亿。然而,昔日的荣光再难重现。

调研公司尼尔森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3月,Facebook在美国市场的流量增长了70%,独立用户数达到1.17亿;同时,Twitter在美国市场的流量增长达到45%,独立用户数达2000万;而MySpace则持续下跌,跌幅达到25%,独立用户数仅剩4200万,甚至不到Facebook的一半。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MySpace这个曾经的SNS风潮引领者沦落至如斯境地?

“MySpace的种种问题存在更深的根源,显然这不是范纳塔的错,他接手的时候MySpace就已经是个烂摊子,继续衰落的趋势是无法扭转的。”默多克传记作者迈克尔·沃尔夫说。

在他看来,现在集团对关乎业务的事情感到绝望:“默多克非常困惑,不断询问身边人士:MySpace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突然就不行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剧烈震荡的人事变动不仅说明公司内部人心惶惶,更说明集团对于业务已经陷入了恐慌境地。

其实,一方面如迈克尔·沃尔夫所分析的,这就是IT界的运行规律,一旦过时,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挽回颓势。仔细剖析的话,就是MySpace与Facebook分别代表的两种社交理念的此消彼长。

MySpace的初衷就是要人们去寻找他们不认识的人并与之建立联系,而Facebook则是和你已经知道或者认识的人之间建立联系。“很显然,全世界的人们都强烈拥护和支持MySpace,但由于一般人已经开通了社交络,在那里他们首先是与认识的人建立联系。在这一点上来看,Facebook已经胜出一筹了。”MySpace一位共同创始人布雷特·布鲁尔说。

这是MySpace“跌跌不休”根源的原因:社交络正在朝细分和熟人圈的方向演进,而在MySpace上活跃的用户大多生活在自己用虚假信息编织的梦幻中,甚至连默多克都称MySpace为“犯罪乐园”,在MySpace上,本地社交络薄弱到几乎不复存在。

站在历史的对立面之后,无论是人事调整还是战略调整,都显得十分苍白,并且徒劳无功。

在2009年底,人员清洗基本完成之后,MySpace被迫转型为泛娱乐平台,范纳塔尝试将MySpace重新打造成一家娱乐社交站修心:我们的一生之中,音乐固然是为关键的一环,还增加了电影、电视、游戏、视频以及其他流行文化内容等类别。

然而,治标不治本。并且,默多克还一直试图将互联这个已经被放出潘多拉盒子的魔鬼收回去,采取了一系列激进的办法试图给互联上的设置阅读屏障。在集团2009年业务普遍下降的形势下,默多克和米勒多次表达了建立付费阅读模式的想法,认为成功的报纸应当对内容收费。

市场已经对MySpace拉响了警报,在毁灭之前,涅槃重生需要更为彻底的破釜沉舟。

观察

难逃中国魔咒

事实证明,MySpace中国区前任CEO罗川的判断是准确的。

在MySpace中国的发展方向上,罗川坚定地认为MySpace在中国应该仿照成为Facebook的模式。不幸的是,这种策略与美国总部、特别是邓文迪产生了严重的分歧,美国总部坚持要在中国沿袭MySpace在美国的做法。

道不同,不相为谋。罗川未能说服默多克和邓文迪,终离职。

与总部之间的拉锯战使MySpace白白浪费了比其他社交站早一年多的起跑时间,从而给校内(现更名为人人)、、开心等,包括后进入的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与搜狐、腾讯等门户以可乘之机。

来自易观国际分析师李智的看法,目前排名靠前的几大SNS站在用户规模上相差不会太多,但是就知名度和品牌度而言,开心和校内牢牢占据了前两名的位置。MySpace中国,也就是聚友,处于越来越边缘的位置。

和雅虎、美国、eBay等中国折戟的境外互联公司一样,MySpace难逃中国魔咒。即便是聚友现任CE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和美国沟通不存在问题,默多克和集团会持续支持中国业务的发展,这并不足以挽回策略上的失误。

在中国,真的不再需要一个以音乐为核心、泛媒体泛娱乐化的交流平台,如果说MySpace起步之时确实靠音乐圈逐步站稳脚跟,那么其在美国的波折也足以说明战略上出现了问题。更何况是中国,数字音乐除了在SP领域圈过一笔钱,在互联上的发行从来就没有成功过,唱片业自身已经岌岌可危,以音乐人为核心建立一个粉丝圈,商业价值有待商榷。

再者,当大家都在以真实的身份在互联上建立社交圈之时,聚友的用户仍然不知道是人是狗,在音乐和社交之间建立的生硬连接,其实已经抛弃了社交络核心的价值。首页设计像门户,而从产品设计来看,博客、微博、论坛、游戏、音乐等功能的超级混搭,更是暴露了管理层思路上的混乱。

与现在大多数的社交站相比,聚友是个不折不扣的另类。

我们想曝光锅否这家公司
神州专车新一轮融资36.8亿元2016将挑战电商平台
西安生活服务C+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