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荷塘误入歧途的人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43:21 编辑:笔名

夜已经很深了,H先生还伏案写作。他写了读,读了写,没完没了。  并不是这一夜他这么辛苦,三十年了都这么辛勤地刻苦地写,这么辛勤地读。  H先生揉揉发涩的眼睛,立起来,走到厨房里,想吃点什么,肚子早空空地咕咕地叫,全身微微地战栗,要不是这个原因,他才不舍得离开写作的案头。他揭开锅空空的,打开笼盖,只有一个很硬的黑馒头,取出来,马马虎虎吃起来,什么味儿,他不知道。  他吞了几口馒头一下咽不下去,全都憋在嘴里,他没有时间细嚼慢咽,便把剩下的毫不吝惜地扔掉,又朝案头走去,时间对他来说,太珍贵了,黄金是无法比拟的。  天亮了,上班的钟点到了,H先生不情愿地挟上教本,粉笔盒被他打翻在地,“哐啷”一声盒内的粉笔蹦了一地,却一点没有觉察到,木然地朝教室走去。  “什么时候才能发表一篇文章呢?”一只脚搭上了讲台,心还这么想。  H先生在读初中时,就迷上了文学,立志当作家,从那时候起就读大量的文学书籍。起先是课后读,后来抑制不住,索性在课堂上读,几乎把全天时间都用来读文学书籍。在小学和初中一年级他是优等生,每年的三好学生奖他认领了,谁也拿不去,自从迷上文学以后,还谈得上什么是三好学生,连级都升不上去了,借着聪明的天资,在终考前突击几天,才算一级级混出来。那时候考大学分科严格,考文科的不考任何理科科目,他顺利地考上了大学中文专业,如愿地学习了几年。在大学里已开始了写作练习。有人说,在大学里,他写的稿纸足足能装十麻袋。当作家是他的志愿,是他至高无上的信念。起先是想一鸣惊人,后来随着意念的笃信,便也想不到当作家是为了什么,总觉得写作是他的一切,是他的生命。  当作家不是轻而易举一句话,要勤要苦,要花大量的时间,要用全部的心血去努力。H先生正是这样,时时刻刻、日日夜夜,整整三十年了。漫长的三十年,H先生觉得是弹指一挥间。  H先生笃信文学,他相信一定成功,幸福就在其中。他常常设想发表文章以后的快乐。到了那个时候,他要冲回家中,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痛痛快快哭一场,把妻子抱着,狂舞一天一夜,然后把美酒打开,喝得睡上三天三夜,好让绷了三十年的神经弦松弛一下,让全身紧缩的肌肉舒展开来,再接下来在大街市上、在稠人广众之中招摇招摇。成名以后要去美国、德国、加拿大……讲自己严谨治学的过程、经验,让全世界的人为之震惊、崇拜,要……  这样的动力鼓励着H先生不断地读,不断地写。  面对着全班的六七十名学生,H先生什么也没有看见,眼睛似乎还在家中案头的文章字里行间搜寻,思绪还在文章的主题里徜徉,口里不断地说:“要写,要写,要写,不停地写……”  “也许这一篇能中,这篇能中,希望就在这篇……”H先生的脑海里,充满了这样的奢望。  学生们认为老师采用的什么新的教育方法,不多讲,只是要写,要写,便忙忙寻找练习册什么的,哗啦啦的响声充满了教室,H先生照样没有感觉到什么。  很多年了,H先生都这么‘教’学生,曾被七所学校建议调离过,被八所学校因误人子弟给过记大过处分。他背上的处分沉重得再不能沉重了,可他不因之颠仆,写作给他带来生活的情趣,每时每刻都沉浸在幸福之中。  下课铃响了没有?也许早已响过了,也许还早得很呢?H先生不多去想。他从讲台上跌落下来,踉踉跄跄走出教室,径直跑回住房。这时候,他的脚步轻盈,头脑清醒,这是他牢记的一条小路,这段小路的末端的住屋里是他的奔头,案头的稿纸是他心的着落之处。“天呀,就这样写?三十年了,一篇都没有发表出去,妻子儿子都……”H先生的臂膀一阵疲瘫,手中的笔跌落在案头上,他次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之中……  他记得在结婚的花烛之夜里,他并没有沉浸在妻子的美貌和甜情蜜意之中去,却迷恋在案头未写成的文章之中,赶清醒过来,天已经大亮,妻给他递洗脸水时,那因伤心哭泣红肿了的双眼,他却没有看到。结婚一年多了,妻子的肚子还是瘪瘪的,腰肢还是少女那样的阿娜多姿。夜间妻子使劲搬住他的肩膀说:“再别写了,来吧,别人都在议论我们的生理问题呢。”H先生纠缠不过妻子,长期伏案,肌肉退化,没有力量啊!他和她才算整整齐齐宿了一夜,十个月以后,一个男孩呱呱坠地。可是,长到一周岁了,他连摸都没有摸一下,连多看几眼都没有时间。写作要用的时间是无限的,把一生都用上去,还远远不够呢,何况他的心更盛呢。他没有时间过问家政,工作又是那样的蹩脚,工资常常被扣掉,妻子是个没有工作的女人,无法养活的儿子,流着泪,抱着儿子对他说:“H君,再见吧!我走这一步,确实是因为你,你如果说一句,留着,我以后改,我这就放下儿子,咱们过啊?快说呀!”可是,他总没有给妻子说一句‘我以后改’”。妻子的哭声在他的耳际鸣响起来,于是妻子抱着儿子走了。他不是没有主意的人,主意他有,比谁的主意都大,他要写作,要发表文章,他要成功,要得到,就得舍去。妻子、儿子和他的大业比,何等渺小!  H先生不断地下写,不断地向全国各地的报张杂志投稿,光花去的稿纸费、邮寄费就能装满一麻袋。这里边有他的工资,有兄弟姐妹的帮衬,有祖上的遗产变卖的份儿。他这时想,索性不写了,下决心了,他就解脱了。可是,这怎么行呢?  创作当然一刻儿也不能停。他的作品飞到全国各地,如雪片一样,然后,又像雪片一样飞回来。他想几十年了,碰也能上一篇,这种预感已经有几十年了,可是,总是碰不上!  现在H先生的两鬓已经斑白,下肢已经强直了。  H先生痛切地反省过几次,不,几十次,几百次了,当然,这是近几年的事请,过去的几十年里从不曾怎么这么想过,不了说反省过了。现在,他似乎有些动摇。铁石心肠的他开始厌恶起自己,明明知道这样的创作是徒劳的,还不能控制,这种念头,非常可悲。  H先生沉痛地想,如果所有的东西永远不能发表,永远摆脱不了那种令人精神恍惚的状态,不如死了的干净,再活下去,还有什么指望?还有什么乐趣?他觉得自己没有控制写作欲望的能力,死是能做到的。  H先生决定一死了结。他买了一条较细的、但很结实的绳子,手里拿着,仰起头,眼在老式的屋梁上打转,要对不发表他作品的单位一个报复,不成功便成仁嘛!  他把所有的手稿摆放得整整齐齐,心情很平静,好像要去走亲戚一般,他从来还没有这么轻松过,这样做了,就解脱了,越快越好。  绳子挂上屋梁,他换上小板凳,将头颅放在绳子打成的环儿上,这时,H先生写作的灵感产生了。  “写一个不幸的,走上绝境的人的一生。”他这么自语。  多么没有出息,应该果断地死去。下了决心离开这个世界,心,依旧迷恋着写作。H欣赏觉得这样下去,后果会更痛苦的,会更悲惨的,自己已经被这荒唐的虚幻钳制了几十年了!  “这是多么好的素材,多么有新意的主题!好,我不死了,我要写成他,或许能发表?”  想到这里,H先生抽下绳子,扔在墙角里,睁大眼睛在案头盯着,猛跑过去,拿出稿纸,“啊,幸亏没死!”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H先生又辛勤地开始写作了,和原来一样,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有时也出去,是为了买来稿纸。小心谨慎地写作,飞跑着把作品发出去,惶惶地等待邮递员叩响他的门。  终于,H先生对全国的杂志、报社、文联社等发生了怀疑。怀疑他们都有问题,因为,H先生亲眼看见过他的单位上有好几个人发表过文章。为了证实有没有问题,H先生终于要出去了解了。  打开门,一只脚迈出去,另一只脚还在门槛里头,邮递员冲过来当住了他的去路,送采用通知单来了?H先生这么想,心跳着,不敢看邮递员送上来的信封。  果然是了,他很快拆开信封,展开小小的一篇纸,眼睛虽然由于紧张有些花麻了,但《不幸,走上绝境的人的一生》被采用的一串字却看得真真切切。  H先生全身颤栗,头里边嗡嗡地响,眼前一阵眩晕,一个踉跄跪倒在地上,口里说:“原来,写作的成功在于实践和深切的体会。我终于懂了!”  …… 共 309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研究院好
多喝牛奶能限制抗癫痫病药物带来的副作用

上一篇:妙手回春

下一篇:桃花开了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