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人道第五十三章美人之计

发布时间:2020-05-22 01:36:10 编辑:笔名

人道 第五十三章:美人之计

第五十三章:美人之计

等到墨迹干透,美人图定型,周思贤轻柔地抚摸着画像,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在他的脑海中,一副旖旎、香艳的画面正在上演,同时,他的心中,还在止不住地期盼:“若是能对胡娴娴一亲芳泽,也算是不虚此生了。”

“咚,咚,咚。”

周思贤正神游画中,却蓦地听到了画室外的敲门声。三声敲门声,不疾不徐,显得彬彬有礼。

被咚咚敲门声拉回现实,周思贤的脸上,凝出了一丝愠色,用威严的声音,对着门口说道“进来。”

胡娴娴推开门进来,看到周思贤看见了她,便嫣然一笑。

脸上带着款款笑容,迈着轻缓碎步,胡娴娴端着一盏香茗,朝着周思贤莲步轻移,轻飘飘的恍似一阵风,来到了周思贤的身旁。

周思贤以为自己尚自沉浸于画境中,举起双手揉了揉眼睛,并且将眼睛眨巴了几下,才再次朝胡娴娴看去。

这样一来,周思贤便看得极为真切!

胡娴娴的脸上,依然风情万种,酒窝中的浅笑,若隐若现,眼中的春意,盎然荡漾,柔声细语地开口道:“老爷,请用茶。”

听到这声音,周思贤只感觉,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一不舒爽,无一不痛快,他没有接茶,反而一把握住了胡娴娴的小手。

柔夷入手,滑腻无双,像是暖玉的喘息,让周思贤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

周思贤如此强烈的反应,胡娴娴尽收眼底,眼底笑意涟涟,再度昂起螓首,脸上适时地显露一抹娇羞,快速低下昂起的头,欲拒还迎,再次说道:“老……爷,请用茶。”

“用茶,用茶,我用茶。”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周思贤的一双眼睛,好似被粘在了胡娴娴的脸上似的,怎么都移不开。

周思贤本来抓着胡娴娴的手,顺势沿着手腕滑到了她的掌心,摸上了茶盏,轻轻接过,然后将茶水送到了嘴边。

茶水进入嘴吧,周思贤却感觉索然无味。

香茗的味觉刺激,比起之前与胡娴娴小手的刺激感想比,难以抵其万分之一。

滑腻腻的感觉,从他的手里蔓延,周思贤感到无比的惬意与舒爽。

一口饮尽杯中茶水,周思贤将空杯置于画桌上,眼中依然残留着笑意。

胡娴娴看到周思贤将空杯放了下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空杯,转过身子,就要朝画室外走去。

周思贤看到胡娴娴离去,方才醒悟过来,立即叫道:“慢着。”

胡娴娴的眼睛,骤然一亮,慢慢转过身子,又变成了一副迷惘之相,轻声疑道:“老爷还有何吩咐?”

被胡娴娴这么一问,周思贤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老脸上竟钻出一抹红晕,随即就呵呵笑道:“你过来!”

胡娴娴一副迷惑样,慢慢走到了周思贤身边,还没来得及继续问,便被周思贤一把抱在了怀中。

周思贤将胡娴娴手中的杯子,一把夺了过来,连放在桌子上的耐心都没有,只是随手一扔,将其扔在了地上。

杯子应声而碎,支离破碎地躺在地上,碎片蹦跳了几下,方才缓缓停住。

胡娴娴的身体一入怀中,周思贤的老手,便不老实起来,开始为胡娴娴宽衣解带。

看到周思贤这么做,胡娴娴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精芒,娇羞地微怒道:“老……爷,你……你好坏啊!”

周思贤甚至能感觉到,胡娴娴的喘息声,正在他的耳边回荡,吹得他的面颊暖暖的。

被美人的娇息一刺激,周思贤仿佛回到了十八岁,三下五除二,就将胡娴娴给剥了个精光。

原本一本正经的胡娴娴,此刻也是笑了起来,浑身都透着一抹健康的红润,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与此同时,胡娴娴的双手,也并没有闲着,而是开始为周思贤宽衣解带起来。

剥去周思贤的上衣后,胡娴娴便看到,一方妖祖令,正在周思贤的胸口轻轻地垂着。

胡娴娴轻轻地笑了,弯下身子,将周思贤浑身的衣物尽皆除去。

双眼中闪过一丝犹疑,不过想到卧床不起的风凌郎,胡娴娴眼眶中的水雾,便蒸腾挥发,只剩下了一抹坚定之色,随即就又变得春意盎然。

胡娴娴低下了头,张开了嘴巴,一下子含了上去;周思贤昂起了头,浑身一机灵,舒爽地叫了起来。

一副少儿不宜的戏码,悄然上演,窗外的月亮,似乎都感到了害羞,悄悄地躲了起来,将两人藏入了夜黑之中。

打发走了彩儿,风铃终于是难以入睡,缓步走出了房间,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走向了风无忌的书房。

风铃站在书房外迟疑,不知该进去,还是该折返,就在此刻,她听到了风无忌的声音:“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推开书房的门,风铃缓步走了进去,风无忌见状,也站了起来,从书桌后面走出来,向风铃走了过来。

一把摸上了风铃的头发,风无忌愧疚道:“铃儿,你不会怪父亲吧。你也知道,禁婆婆的传承有多么重要,所以爹爹知道传承落入旁人之手时,才会那么生气。”

风铃听到风无忌道歉,心中却仿佛更苦了。

在风铃看来,风无忌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拿管理下属的方式来对待她这个亲生女儿,以为打一棒子给个甜枣,就能够收拢她的全部身心。

殊不知,这样一来,亲情也就变了味,如同过期的酸奶,让人想起来就恶心。

不过,风铃还是知情重的,抬起了头,泪眼早已模糊:“铃儿怎么会怪父亲呢?现在我只想问问父亲,我的孩子,他真的已经不在了吗?”

听到风铃这么问,风无忌心中就有气,刚要发怒,却又硬生生止住,反而再度愧疚道:“铃儿,是爹对不起你。”

看到风无忌这么说,风铃没有说什么,只是缓缓地转过身子,踱步走出了书房,朝着自己的房屋,缓步走了过去。

风无忌望着风铃孤单的身影,眼底深处,涌出一抹疼惜,不过随即就化为了一抹冰冷,同时心想:“不能让你再闲下去了,否则早晚非出事不可。”

月经延长小腹痛
长沙男科专科医院
无锡牛皮癣医院咋样
濮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牡丹江治疗白斑的医院
浙江治疗白癫风医院
汕头治疗白癫风医院
广安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