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三十三章 复仇者(上)

发布时间:2020-02-15 20:20:59 编辑:笔名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三十三章 复仇者(上)

空冷的宫殿,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的王座大厅,安静的仿佛将时间也静止了。冰冷的地板映照着恢宏的穹顶,一片灯火之中拱卫着那夺目的王座,肃穆而又无情。

站在台阶下的贺拉斯一席浅色的宽松长袍,带着一抹悠然之色仰望着那上面的椅子,尽管日渐衰退,却依旧那么明亮的眸子里,映照着这把椅子的全部形状,仿佛要将它彻底纳入自己的眼眶中似的。

外面的雨声依然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隐约还能听到外面的厮杀声,怒吼声和军号声――无比陌生的声音,对贺拉斯而言,他从未这么近的听到过这些声音,而在今天

,一场战争居然就爆发在距离他连一刻钟的路程都没有的地方。

“父亲,您怎么在这儿?!”

安森那干练明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贺拉斯微微转头,带着温和的微笑朝自己的儿子看了一眼。年轻气盛的小王子此时已经换上了一身精致的甲胄,挂上了骑士长剑和一把短刀,英姿飒爽的模样充满了朝气。

即便知道这是自己的儿子,在自豪的同时贺拉斯也会忍不住升起嫉妒的情绪――自己从看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开始,都在渴求着能够得到这样健康的身体。

“安森,你知道当初的我在第一次坐在这个王座上面的时候,感受到的是什么吗?”不知道为何,贺拉斯突然开口问道:“你能够想象得到吗?”

小王子摇了摇头――他当然不可能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他只是奇怪为什么父亲今天会说这些,有些失神的走上前去,站在父亲的身侧一起仰望着那冰冷的王座。

“我身下的王座,是大理石、青铜、黄金和白银吗?是骸骨和狰狞的死尸;手中紧握的,头顶所戴的是国王至尊的象征吗?不,是淋淋鲜血的利剑和盾牌;翻开史书,我看到了利维.马尔凯鲁斯陛下的赫赫武功吗?不,我只看到了一场又一场的屠杀,站在骸骨堆上的士兵们。用骨头当柴火煮汤庆祝……这些就是我看到的东西。”

“父亲、您……”小王子有些困惑,也有些惊诧的看着表情惨淡的贺拉斯:“您这么说未免有些太过于……”

“伪善了,是吗?”贺拉斯轻笑了一声:“作为国王,你未来肯定是要杀人的,我亲爱的安森,你会杀很多很多人,会有很多人并不是因为罪责而被你杀死。但这就是这个世界。我们总要去做明知是错误的事情,亦或者……违背了人伦的事情。”

“你需要学会的。不是坐在那把椅子上面,而是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都在这把椅子上怡然不动――冷酷和人性的丧失,是成为国王的牺牲,但那不等于我们必须要抛弃自己所有的人性,因为我们终究是人,而不是光辉十字。”

“我们是人,而非光辉十字……”安森喃喃自语着,他总感觉父亲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讲明白,仿佛是在隐晦的警醒着自己。

王座大厅外的雨越下越大,刚刚还是微微雨幕的天气此时已经连半个人影都看不见了。寂静的大厅内一片肃杀,站在原地的安森甚至感觉到背后发寒,原本在他眼中是那样恢宏壮丽的王座大厅,此时看起来却好像充满了某种阴森的气氛。

“安森,你猜猜看今晚会有多少人死在这里?”贺拉斯的声音幽幽然。穿入安森的耳中,让小王子忍不住身体一哆嗦,甚至没有敢回答父亲的话,迟疑了很久,才勉强张开了颤抖的嘴唇。

“大、大概,几百个。或者……上千?”

“还不够,远远不够――这仅仅是开场而已。”贺拉斯依旧是那温和的笑容,平静而且毫无波澜:“那些野心勃勃的家伙们,绝对不可能在今夜就彻底死心,他们一定还会继续下去的。”

“我那位亲爱的弟弟,你的叔叔贝里昂.马尔凯鲁斯,也不可能在今晚就会真正放弃――他的耐心即便是我也自愧不如。十余年的潜伏,怎么可能会在这么一场小挫折上面就放弃了?”

“你要走上那把椅子,真正坐上去……还需要杀更多的人。”贺拉斯拂袖转身,只留下安森一人还站在原地:“我亲爱的安森,到了你该长大,该去自己举起那把杀人剑的时候了。”

依旧是空冷冷的王座大厅,站在原地的人却只剩下了小王子自己,面对着那把父亲的王座――明明周围连一个人都没有,心底却依然生不出半点坐上去的勇气!

一声嘹亮的号角声从王座大厅门外的骤雨中传来,惊诧的安森忍不住回头张望而去――那震天的厮杀声,战士的怒吼声,濒死的惨叫声……原本还热血沸腾的小王子只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狭窄的广场上,驻守在阶梯前的戍卫军团终于吹响了军号,几乎已经陷入狂热的叛军根本同样没有任何迟疑的时间,在稍稍整顿了军阵之后,便朝着曾经往日的弟兄发起了冲锋!

两支一模一样的军队,燕尾旗、皮革甲胄、筝形塔盾、长矛、阔剑……甚至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分别,叫喊着相同的口号,朝着对方发起了冲锋!

“天佑都灵,国王万岁――!!!!”

阶梯前的广场是为了给前来开会的大臣和贵族们停靠马车的,也就注定了不可能太过宽敞,甚至因为建造在山顶而有些狭窄,整整三千人的叛军根本无法全部投入到战场上,更妄论这些家伙原本甚至都不是一个旗团的,指挥的混乱让他们连军阵都无法保持统一。

但这还是不能改变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压倒性的数量――叛军的人数是格林.特恩的六倍!

一剑挥下捅穿了扑向自己的士兵,被鲜血浇得滚烫的面颊上却没有半点迟疑,立刻撑起盾牌挡下了刺过来的长矛,半蹲在地上的格林.特恩始终没有松开手中的军旗,站在脚下的土地上坚守着,一次次盾牌传来的震动让他的手臂都有些发麻了,这个司令官依然是置若罔闻。

潮水般的敌人一次一次的攻势,站在暴雨中的格林只能看到身旁的士兵们越来越少,数不清的敌人从黑夜中向他冲来,只有那面旗帜始终不倒,只有那面旗帜下的雨水变成了红色。

挡在阶梯前的盾墙就像是脆弱的木板,在叛军的攻势下剧烈的摇晃着,随时都有可能被撕成碎片,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向后退却,只留下凄凉的怒吼声,还有濒死的咆哮。

一片漆黑的暴雨,谁也看不清敌人究竟在哪儿,只知道面前的都是敌人。

雨中的格林.特恩此时再没有想别的事情的脑子,敌人的数量,士兵的数量――战旗高举,长剑扬锋,身后的侍从再一次吹响了冲锋号,哪怕这一次只能有两个人发起冲锋,其中一个还是他自己。

“戍卫军团,保卫我们的贺拉斯陛下,保卫王宫!”拼死咆哮着的格林.特恩翻身上马,朝着身后狠狠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长剑:“进攻!”

暴雨中,所有残存的戍卫士兵们似乎都听到了司令官的号角声,发了疯似的朝着面前的敌人扑上去,被大雨清洗的血迹再一次蔓延开来,伴随着的是一次次冲锋的步伐。

在这最后的咆哮声中,叛军被打退了……暂时的,但是所剩无几的戍卫军团,也已经没有抵抗下一次进攻的兵力了。

浑身是血的格林冷艳看了看自己周围仅存的那些卫兵们,面无表情的扯断了命中肩膀的箭矢,举起了剑。

“进攻――!”未完待续。

ps:感谢都是阳光太耀眼,棋墨君以及几位书友们的打赏和月票,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所以更新非常不稳定。

但是接下来的剧情依然很精彩,总之……如果大家能够订阅的话,空空自然也会拼尽全力,也要写的更精彩的!

没什么要说的,因为空空不喜欢找借口,荣耀因为某些原因被封了,但是空空依然不会食言,算是给大家一个交代吧,空空也会告诉大家故事的大结局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