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骇世乘客 第37章 亲情纽带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9:22 编辑:笔名

骇世乘客 第37章 亲情纽带

这一声“爸”震惊全场。

那名脸上满是痘痘的服务生脸色骤变,他喊道:“我才不是你爸,你别特么乱说好不好?”

越是惊讶,内心波动越大,看不见的脐带生长的就越快。

这名服务生肚脐上的脐带,在这一声“爸”过后,直直生长出了五米多长,在半空中漂浮,好似灵蛇一样的朝着张恙钻了过来。

张恙脸色难看,放在以前,有人让他叫爹,他是宁死不屈,可现在,再一次次的打击之下,他为了报复,已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了。

“让我叫爹?你们担得起吗?”张恙心中恶狠狠的想着,随后空闲着的一只手毫不客气的向前一抓,将那漂浮在眼前的脐带抓入手中。

感觉到有些不妙的服务员刚准备离开,忽然脑子空白一片,整个人出现了片刻的呆滞,不过很快他就猛然转头,望向了身后狞笑着的张恙。

他小心翼翼的走来,惊讶的喊道:“儿子,你怎么在这里?”

“你们……”店里的收银员感觉到有些害怕了,她呆立在原地,不敢动弹,看着这古怪的场面。

“你说他是谁?”殴打过张恙的男人皱眉发问。

“他是我儿子。”

“你放屁,他是我儿子!!”

“我去你娘的,嘴巴放干净点,他是我儿子!!”

两人争执的越来越凶,最后干脆是扭打在了一起,男人身材相对便服务员要魁梧许多,一拳一拳打在他的头上,一边打还一边喊:“他是谁儿子,啊?你说啊?”

他虽是个服务员,但也是有尊严的,是他的儿子,是他的家人,就是他的底线,就是他的逆鳞,哪里会因为武力而屈服?

他一边挨打,一边还用手指甲抓着对方的脸,鼻血流淌还不停的喊:“儿子,你快走,这个人疯了。”

“你们才是疯了!!”女人尖叫一声:“你们都疯了,疯了!!!”

全场的气氛极为诡异。

张恙一手抓着一条常人看不见的脐带,如同放狗一般,让这两个男人为他拼命的打斗。

父与子,这是一条奇特的纽带。

原本建立这一条纽带的基本方法,就只是投胎这一条道路而已,而现在,张恙掌握了这一种方法。

“砰!!”先前对着张恙不停拍摄的女人,将狠狠的砸了过来,就砸在张恙的额头上,这面具的表皮上,竟然也渗出了一丝血迹,就真的像是人类的皮肤一样。

女人尖叫道:“你搞的什么鬼?你到底是不是人?”

张恙对这女人早就来气,拉紧两只脐带,爆喝一句:“爸,这女人拿砸我!!”

两个正按在一起斗殴的“爹”突然停止了动作,齐刷刷的将目光望向了那名女人。

“你……你干什么?我是你女朋友呀,你干嘛用这个眼神看我?你醒醒啊!!”

“我干什么?”男人怒急:“他是我儿子,你不想给他当妈就直说,你还敢打他,我去你姥姥的!!”

说着,男人放开了那名服务员,好似猛虎一般就朝着那名女人扑了过去,一抬手就将拳头狠狠的砸在她的脸上。

这一拳真是有够凶狠,打的她满口鲜血,还吐出了一颗牙。

那服务员更狠,上前温柔的查看了一下张恙的额头以后,眼神当中竟是迸射怒火,他抄椅子就冲了过去,大喊道:“你敢打我儿子,老子弄死你个三八!!”

两个先前还大打出手的男人,竟然同时朝着那个女人动手了,而且下的还都是死手。

就真的像是自己心爱的儿子让这女人给打了一样,真恨不得将她抽筋扒皮。

女人的一身短裙都被扯掉了,露出了白花花的肉,但这两个男人根本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还是毫不客气的朝着女人身上用拳头招呼,真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有人见势不妙,这样下去,怕是要出人命了,赶忙上前拉架,一边拉还一边喊:“干嘛呀这是,要打死人了!!”

“这贱女人打我儿子,老子我一定要弄死她!!”

“对,她拿东西砸我儿子,额头都砸出血了,我看你也为人父母了,你自己儿子被人平白无故打了,你们能不生气吗?”

两人一唱一和,说的路人是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张恙又一次动身了,从地上捡起了女人的,他来到了店内正在拨打报警的大堂经理的面前,喊了一句:“爸!”

大堂经理见识过张恙的古怪,听闻这一声“爸”直是吓得面无人色,都不要了拼了命的想要逃命而去。

可是,心情波动越大,越是惊慌失措,脐带生长的就越是快速,这一瞬间,脐带就绕过了他的身躯,比他跑的都还快,一下子生长到了张恙的面前,张恙左手抓住两只脐带,空出一只手,一把将其抓在了手中。

拼命逃的大堂经理突然站立原地,三息的功夫,立刻回头,对着张恙问道:“儿子,你怎么回事?”

张恙脸色难看,回答道:“爸,我和他们打架了,被监控拍下来了。”

“没事没事,你快走,这些人疯了,可别伤到你,爸去把监控录像给删了,你快走,这些人太可怕了。”

“哦。”张恙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说道“这个服务生,说他是我爹,他在侮辱你。”

“他敢!!”大堂经理瞪大眼睛怒道:“他这是不想干了,老子马上让他滚蛋。”

“还有,爸,我钱花光了。”

大堂经理二话不说,抽出钱包就将里面的钱全都交给了张恙:“快走吧,省点花,先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呵呵。”张恙从后门的方向快步而出。

脐带被拉的越来越长,直到张恙走出二十几米以后,脐带似乎被拽住了,怎么样也无法再拉长,他微微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人比乌鸦难控制,畜生可能思想比较简单,几百米几千米都不是问题。”

张恙在门口望着店内是鸡飞狗跳,堵满了人,还时不时有人从身边经过,迅速的冲入店铺内围观。

那个女人是真的惨,被打的满身是血,衣服都别扒光了,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直到张恙看到大堂经理从监控室出来以后,这才松开了手,独自离开了这里。

店内,对着女人抽打的两个人突然住手,随后满脸的迷茫。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卧槽,亲爱的,你怎么全身是血,谁干的,说,老子弄死你!!!”

女人奄奄一息,见到自己的男朋友竟然还能喊出这么一句厚颜无耻的话,气的直接昏厥了过去。

服务员揉着自己被打的生疼的脸,一脸的懵逼:“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恙逆着人群走出,脸上满是落寞,手里有一部那个女人的,屏幕碎得和花似得,他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将里面拍摄自己的画面删除,然后丢入了垃圾桶。

他又拿出了两个“爹”给自己的钱,足足有三四千的样子,不由嗤笑一声。

自尊?

他大笑:“敢小瞧老子,就用这面具,从你们那里连本带利讨回来!!”

说着,他一步步的走向了那一家茶叶店。

“狗国料理店那里打架了,有人被打的全身是血。”

“真的假的,快去看看!!”

一群人从张恙身边经过,没人在意他的古怪面容。

他自是一步步走入茶叶店,看到了最里面一个区域的曲元新,眯起了眼睛,冷冷说道:“乌鸦的弟子又如何?你也说了自己是个新人,老子叫你一声爹,你敢答应吗?”

随着靠近,张恙发现,有一个人脸红脖子粗的在那里争吵,最后,因为那个高个子的男人一句话,顿时蔫了,嘴唇微微发颤,脸色惨白,看向曲元新时的表情,就如同是见了爹一样。

靠的更近了,能听到声音了。

“我是狗,我是狗,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赔钱,我赔钱行不行?周老板,包总,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

“咦?”张恙皱起了眉头,只是在不远处观看。

“周老板,这就是你招的店长?能耐大的很呐?连大金狮酒店的客人都敢惹,真是完全不把酒店放在眼里呀!!?”

被叫做周老板的男人脸色同样难看,发起怒来一个耳光狠狠的打在了那名求饶的男人脸上,喝道:“你这狗奴才,真是害死我了。”

随后,周老板又舔着脸赔笑道:“包总,您看这样如何,我把这小子给辞退了,再赔钱给这位客人,您看行吗?”

“赔钱?呵呵,你以为曲先生是什么人,会缺你这几个钱?白银黄金会员都不屑要你的钱,更何况曲先生?”

此言一出,惊得周老板身躯一颤:“怎么,曲……曲先生难道是白金会员卡?”

可一想,不可能呀,白金卡不都是一些杰出人才都能拥有的?世界上现在拥有白金卡的,基本都是名人呀,一般都是大众耳熟能详的大人物才对呀。

“呵呵,你再猜。”

“嘶……”店长就差下跪了,现在再看曲元新,全身上下依旧是不超过200块的服装,可现在再怎么看,都感觉搭配的十分有型,把便宜货似乎穿出了国际时尚感觉,他心中懊悔不已,没事去惹他干什么?

周老板脸色已经铁青了:“这个……比白金卡还……包总,您说笑呢?再往上,那得国家领导人级别才能拿到的,他……”

包总点到即止,拍了拍肩头的灰尘说道:“今天,一切都要让曲先生尽兴,否则的话,大金狮酒店不会善罢甘休,你们羞辱曲先生,诬陷曲先生,从法律角度来说不是什么大罪,但我们大金狮酒店,处理事情的手段,可不只按照法律来的,还有很多,呵呵……你懂的。”

此言一出,且先不说周老板与店长两人是如何的震惊,那在一旁远远偷听的张恙自是全身一颤,莫名的有些心慌了。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看病好不好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挂号
贵州治疗癫痫去哪里好
沈阳治牛皮癣医院
河南治疗龟头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