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发布时间:2019-06-25 22:32:22 编辑:笔名

几乎是瞬间,她的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反应。●杂/志/虫●足尖一点,一个后撤,完美地躲避掉了那块巨石。刚重新回到地上的君慕浅并没有注意到,容轻的神色微微顿了一下,刚抬起的手又收了回去。因为她此刻的注意,全部被上方给吸引住了。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意外。但在真正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君慕浅的双眸瞬间暗沉了下来。不!不只是一块巨石,现在,整个地下拍卖场此刻都处于崩塌之中!早在进来的时候,君慕浅就已经发现,这个地下拍卖场是由岩石堆砌而成的。虽然并不牢固,但是好在坚硬。而现在,这些岩石的粘合之处全部断裂了开来,正在一块一块地往下掉。没有任何的预兆,大部分人还处在茫然之中,没有回过神来。“轰!”“砰砰——”于是这一下,一些人连反应都没有,直接被岩石给压住了。“轻美人,走!”君慕浅迅速握住身边人的手,声音沉沉,“这里不能呆了,我们得出去。”诚然,她跟着言少陵来到不落城,是为了阴阳石乳,但是不可否认,她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得之,她幸,不得,她命。君慕浅深知,想要阴阳石乳的不止表面上她看到的这些人,真正的捕猎者,还在暗处。现在连地下拍卖场都崩塌了,可见这些捕猎者已经开始……动手了。**等到君慕浅已经带着容轻出了地下拍卖场后,好多人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脸上惊骇交加,尖叫出声。“怎么回事?”“这会场怎么塌了?”“宗门联盟的负责人呢,副盟主怎么也不见了?”大地在震颤,好多座椅直接陷入了地缝之中,被卡得死死的。修为稍微弱一点的人连身子都无法稳住,一个个都摔在了地上。“快跑!大家快跑!”终于,还是有明事理的人大吼出声。这一声吼,才让那些愣在原地的人彻底回过神来。他们连东西都来不及收拾,朝着出口处蜂拥而上。但是人太多,出口又只有一处,根本排不过来。“滚开!”“都让开,让我先走。”“凭什么?就你的命珍贵?”“让不让开?不让开老子杀了你!”“且看是谁杀了谁!”一时间,寒光乍现而出,没有一个人愿意在这个时候退让,如若退了,被这里的石头砸死怎么办?眼下,整个拍卖场是彻底乱套了,杀人的杀人,吵架的吵架,血肉飞溅开来,混着泥土渗入地下。而这些争斗的人没有注意到,有不少人此刻都悄悄地离开了。不过,他们并没有出地下拍卖场,而是不约而同地登上了二楼。由于塌陷是从中间开始塌,这就导致了两边反而还牢牢地矗立在那里,坚不可摧。二层楼的那个房间,只是轻微地晃了一下,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但即便如此,女子还是感受到了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好了,把阴阳石乳放这里吧。”她瞥了一眼那个玉盒,“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负责送来阴阳石乳的侍从也没有说什么,果断地就退了下去。待到这间屋子内又只剩她们主仆二人后,女子这才将盒子打了开来。在见到盒子里面也是一个灵戒后,她漫不经心地笑了一声:“这华胥的人还挺懂事的,知道给我再还一个灵戒来,你说是吧?”婢女微微垂首:“大小姐说得都对。”“行了,这里不宜久待。”女子将灵戒收入了掌心之中,站起身来命令道,“我们速速回万灵,有着屏障在,没有人敢追来。”就算有华胥大陆的灵尊敢登上天梯,等到了万灵,那可是她的地盘,他们定然不敢和温家抢东西。“家臣遵命!”婢女应了一声,也是快速将周围的东西收拾了一番,然后率先走了出去。但就在刚走出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愣在那里做什么?”女子皱眉,也迈步而出,“怎么了这是?”不过到底是温家培养出来的家臣,婢女很快就回过了神,声音沉稳道:“大小姐,这里塌了。”“塌了?”女子愣了一下,然后打眼一瞧,就看到岩石从中处而落,朝着地上砸去。从下往上俯瞰,又是另一种感受。“这建筑什么质量。”女子抬手,遮住自己的口鼻,“华胥真的是贫瘠,连个楼都建不好。”言语之中,满是鄙夷。“大小姐,我们快走吧。”婢女心突突地跳,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里太脏,会污了您的千金之躯。”“嗯,有理。”女子淡淡地应了一声,“是要走了,要不是为了阴阳石乳,这种地方我连一秒都待不下去。”说完,足尖一点,就飞身而下。雪白色飘飘而舞,犹如仙子下凡。婢女见到之后,也迅速跟上。“真吵。”女子瞥了一眼正在出口处相互争夺的那些人,“瞧瞧,为了一点小事情就大打出手,反而还丢了自己的性命。”婢女恭敬道:“大小姐,那出口被堵住了,我们该如何出去?”“这有何难?”女子抬手,直接拿出了一道灵符,“反正这里也要毁了,也不差我这一手。”说着,她将那张符纸对着一面墙就拍了出去。“轰——!”一声巨响过后,墙面竟然直接变成了灰烬。“走了。”女子满意地点点头,“果然还是灵符好用。”话罢,一只脚已经迈了出去,婢女紧随其后。此刻离着天亮还有两个多时辰,外界仍然是一片暗沉。夜风习习,寂静无比,连一声鸟叫都听不到。“等等——”女子忽然开口,她停住了脚步,把灵戒又拿了出来,“先让我验验货。”她握着灵戒,散发出灵识,刚要探进去的时候,忽然——一股巨大的灵力波动,从背后袭来!“什么人?!”女子的眉目陡然凌厉,灵戒一收,手掌一抬,直直地就朝着后面打去。“砰——”灵力相撞的那一瞬间,空气都震颤了起来。飞沙走石,周围的房屋在这一刻竟然悉数倾塌!可见,这两个人的修为有多么高超了。“大小姐!”婢女的神色也立马警惕了起来,她抽出了佩剑,望着四周,准备随时发起进攻。“哼!”女子收回了右手,冷冷一笑,“灵尊?一个灵尊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暗处,有一道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显然是故意隐藏了原声。“不是一个。”“是五个。”话音一落,“唰——”的一下,原本空旷的街道上,瞬间就多出来五个人。五个人皆是黑衣黑服,脸上带着不同的面具。看到这一幕,女子柳眉一动,水眸沉了下来。“这位姑娘,我劝你还是把阴阳石乳交出来比较好。”其中有一人上前一步,“有些东西,不是你能护得住的。”“你们是在说笑吗?”女子冷笑一声,“如果连我都护不住,你们几个华胥的宵小就能护住?”此话一出,对面五个人的气息瞬间冷了下来。宵小?这个女人居然敢这么称呼他们,纵然来自万灵大陆又如何?这里可是华胥,容不得外人来放肆!“既然姑娘冥顽不灵,那么我们只好动手了。”那人使了一个眼色,身子已然暴掠而出。他握掌成爪,直直地朝着女子袭去,而目的就是她手上的那枚灵阶。而其他四人也不甘其后,全部都飞了过来。无股灵力涌动着,仿佛一张巨网缓缓形成。“大胆!”瞧见这架势,婢女的脸色也是一变,“你们不要命了吗?”这群华胥大陆的人,居然敢对他们万灵七大家族的人出手?“呵呵,命这种东西,不就是用来拼的吗?”有苍老的声音讥诮一笑,“还是尽快把阴阳石乳交出来吧,这样,我们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他们深知,万灵大陆的人得罪不起,所以斩草要除根。如若留下了隐患,日后就会变成劫难。几个人相视一眼,缓缓点头。这个女人,不能留!“做梦!”女子看着朝她扑来的无人,眉目生寒,然后腕骨猛地一番。瞬间,指间就出现了五张符纸。颜色各不一样,但上面的气息都十分迫人,显然是攻击型符纸。“符师?!”在看到那五张符纸的时候,五个人脚步都是一顿,眼睛里有着忌惮之色浮现。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从万灵大陆下来的女人,居然还是一名符师。这样一来,他们就算是五个人,也会捉襟见肘。而且从刚才那次交手看来,这个女人在灵力上的造诣也不弱。麻烦了。“不是要来抢我的阴阳石乳吗?”女子冷冷地笑着,“我看你们到底有没有这个实力!”下一秒,“哗——”,五张符纸全部从指间飞出,朝着五个方向飞去,正好一人一张。“砰!”“嗡——”在符纸爆裂开来的那一刻,天地似乎都震颤了起来。五个人虽然将符纸都接了下来,但显然也不好受,脸色都沉了下来。厉害的符师,委实可怕。“没用。”女子轻蔑地看了他们一眼,“跟上,我们要回万灵了。”一句话,是对着婢女说的。“家臣遵命。”然而,就在女子转身地那一刹那,突然,第六个人出现了。这第六个人出现的毫无声息,而一出现,就是在女子的身后。下一秒,一把长刃就直直地插入了她的胸膛。“哧——”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女子猛地睁大了眼睛。“大小姐!”**而此刻,同一时间,君慕浅和容轻也遭到了围堵。不过,堵他们的只有一个人。但是,这一个人,要比五个人加起来还要可怕。君慕浅缓缓抬头,桃花眸冷寒无比,仿若冰刃。血域域主。这个时候的血域域主终于卸去了那一身装扮,自然,脸上还带着象征他身份的木头面具。他穿着一身血衣,长发在空中飘舞,如同从十八层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这是君慕浅次,以真实面目和血域域主正面对上。哪怕隔着有十米之远,她也依旧能闻到血域域主身上的那股血腥味。那血腥味,比起她还要重。君慕浅眸色深沉,手指缓缓地滑向了腰间,握住了七星挽月鞭。她知道血域域主很强,但是她不能让容轻在这个时候再动手了。因为天机反噬这种东西,说来也玄奥,没有人能确定什么时候会发作,她不能赌。“好久不见啊。”血域域主像是没有注意到紫衣女子的举动,他似乎冷笑了一声,“少君。”少君?君慕浅神色一顿,这叫的是容轻?前世,她可是听过这个称呼很多次。下一任帝君的继承人,都会被封为少君,待到成功加冕之后,方可为帝。“是很久了。”容轻神色波澜不惊,声音淡若薄雪。他的双眸低着,定定地看着一只手挡在他面前的紫衣女子。仿佛有什么被触动了一样,眼眸柔了几分。“你不是应该已经离开华胥了么?”血域域主冷冷地笑,“为什么还要回来?”如果这个人不回来,那么三大王朝的气运之力都是他的,没有第二个人能抢得走!那么,他就能更早的回去。可是现在,一切都被破坏掉了。千年之前,这个男人以少君的名号降临华胥,而千年之后,又再度归来。而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少君是什么意思。“我做事,需要理由么。”仍然是清清淡淡的嗓音,却强势迫人,透着一股森严的威压。他站在那里,长身玉立,仿佛九天之上的云雾,高不可攀。无人敢直视他的风华,无人能比拟他的容姿。“哈哈哈哈哈哈——”盯了绯衣男子有数秒之久,血域域主忽然放声大笑起来,他笑得身子都在颤抖,“少君说的没错,你做事,确实不需要理由。”下一秒,他的笑容瞬间敛去,瞳中似有恨意也有妒意:“那么本主今日,就要有请少君同本主一战了。”某件事情,他也是近才算出来的。他有八成把握,可以在今夜,就除掉他这个心头大患!虽然对这样一个太过风华的人下手,是有些不忍。听到这句话,君慕浅微微冷笑一声:“有请?你配?”不管是因为容轻也好,百里长笙也好,血域已经被她列入了敌对的名单之中。听到这句话,血域域主猛地看了过来,目光在刹那间竟然化为了实质,“唰——”的一下,滔天的威压直逼紫衣女子而来。君慕浅眼神没有任何变化,她冷然一笑。下一秒,空寂的天地传来了一声清脆的铃响。“咔嚓”一声,威压就在半空中被阻断了,一分一毫也没有落在身上。“嗯——?”血域域主似乎有些讶异,他动了动手指,却是没有再出手了,而是说道,“我不会杀你,你赶紧离开这里。”君慕浅闻言,眉梢挑了挑:“真抱歉,就算你不杀我,我也会杀你。”她撩着发丝,勾唇一笑:“我家美人,可不是你能欺负的。”“你……”血域域主被气到了,他似乎在强忍耐着什么,末了,声音冷了下来,“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怪本主不留情面了。”顿时,周围的温度都降了几分。情面?君慕浅拧了拧眉,她和血域域主能有什么情面,真是奇怪。难道是当时她戏弄血域域主,反而还戏弄出感情来了?所以说,这血域域主其实是个受虐狂?“轻美人,你待在这里,我先试试。”君慕浅低声,“他挑在今天动手,一定有什么猫腻。”然而,容轻垂眸看了她一眼:“没有这个道理。”“什么?”“没有道理,让你出手。”他薄唇微微挑着,第二次真真正正地笑了,“我还没死。”望着那幽深似海的重瞳,君慕浅怔住了:“可是天机反噬……”话还没有说完,她便感觉有一股冷风袭来,带着森寒的气息,横冲直撞。君慕浅抬头看去,然后瞳孔骤然一缩。只是一眼,她就认出来血域域主手中的东西是什么了。那居然是先天灵宝之一的……血、影、针!------题外话------这本里面出现的先天灵宝,都不是我编的~神话里存在的~可以了解一下熟悉少君这个称呼吗~上一本里面柿子的,现在属于轻美人了~我是真的要变成一只鸽子飞走了_(:」∠)_感谢宝贝儿们的票票,加油系统改了之后只能看到的几条,咳咳所以不知道都有谁哈哈,就在这里一起感谢啦~神棍卿掐指一算,大概后天你们期待的情节就要来了。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百色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吉首的医院治牛皮癣
宿州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上一篇:时光荏苒慕你如初

下一篇:星空虫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