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第一百六十三章恶言相向

发布时间:2020-05-22 07:52:38 编辑:笔名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一百六十三章:恶言相向

“你们都有病啊!”陈大伟用剑dǐng住了第一个人的攻击,接着第二个也用着长棍向他发起攻击,压根就不肯解释,摘花弄月化其攻势之后,就有部分杀佛也上来帮忙。<-.另一边的情况其实也不算理想,全身黑化后的天明,像是在适应着新的自己,好几种攻击明明是让他挨得结实的,却是这些进攻效果都起不到任何损伤!应该是这裹着全身的黑sè能量,将其伤害抵消掉了。樱满月,叶青,林一魂和游南风四人本来就没打算动过手,也就陈大伟这人冲动过头出手帮杀佛,不过天明这突发的异变状况一来,天目就向着他们几个吩咐要加以阻止,但出手帮助这里的杀佛阻止天明的行动是一回事,要破解这种特别的黑sè外衣,又是另外一回事。

死之衣的代价是会腐蚀掉自我生命,但同样换来极强的效果,就是完全隔绝掉外面的损伤还有让接触物体也同样感受这种死亡恐惧的能量。天明见着陈大伟还有众多杀佛进来之后,其脸上尽是布满了不可思议,死之杀佛无差错的出sè发挥就这diǎn完全是凌驾在当场任何杀佛,问题是现在的情况是,他们居然胜利了?那这样一来就变成了完全的包围歼灭战了。

陈大伟应对的这边,对方群众虽然是丧心病狂的发起进攻,并且仗着死之衣的包裹攻势凌厉,但其实真正要伤到他的人,除非是拥有绝对实力或者是直接就放出范围类的招式,不然的话,摘花弄月的剑势完全能将周边一切向着自己的攻势完全化解成虚无,他不是小看这些人,而是这些天愚的徒弟,其实这些人真不算是高手,压根来説是炮灰也不为过,可能是眼前天明的试验品罢了,能以完整意识穿上死之衣,利用死之衣的人,也就只有眼前的他们会做到。

没有回应,依然带着病态笑容的发起进攻,他们的目标似乎就只有陈大伟一个,而面对其他杀佛的拦截,表现出的是直接的无视,无视攻击,无视阻挡,就像一头蛮牛一样。但其实,他们究竟是在想什么呢?回忆起当初在天守山跟天语唇枪舌剑之前,他们还为了自己师父的死而强行出头,当初,还觉得他们不错,现在却是变了一个味。其实,死亡恐惧吗?死亡的恐惧只是一个瞬间,一次触觉,真正让人恐惧的,并不是死亡。

“我算是明白过来,你们究竟想怎么了。”要去理解他们并不难,陈大伟收起自己的摘花弄月剑势,在对方夹攻过来的时候,错开了一个身位,直接就扬起一巴掌,快速一掌拍着过去,一下两声,如此近的距离,却是让大家疑惑的是,对方的进攻,停止了!还没等大家意识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陈大伟又再次扬起一手,再一次在众多目光当中又一次,无视着死之衣,又一巴掌掴拍过去,其实有心留意的话,他这手掌就像是被灼伤一样,发黑着,但却又真实的给了这夹攻过来的两人,再一次掌掴。

“以为师父还没死了,就认为,还有个依靠,现在你们师父真正死去了,你们就失去了自己的生存目标,陷入这样可笑的悲剧当中,真是笑死我了啊!”被掌掴了两巴掌之后的两人,几乎是愣着,一丝半diǎn的动作都无法做到,不是他们不想动,而是,真心无力动不起来。而还有一群人见状,立即就有反抗者怒吼着骂道:“你住嘴!”

“心中一座大山塌陷了,没有依靠,就能背离自己的生存之道吗?可怜的家伙,你们只不过是想找个发泄的,以为自己能将其恐惧化为力量,但其实,真正让你们害怕的,始终是你们自己的胆小无能!这个世界很现实,这里也不存在着不劳而获的力量,看清现实的话,你们就会知道,什么是自欺欺人。对吧!这种死之衣的代价需要我明説吗?还有就是你们认为就这样就能解决我吗?就算解决了我,你们又能做diǎn什么?脱下这身外衣,然后就剩下一副被岁月蚕食过的躯体,静待自己的死亡?”陈大伟一番话并不算是恶毒,要再恶毒diǎn,再粗俗diǎn,他都能説出,只不过,这群人,其实也足够可怜的,天愚假死之后,他们还会为自己的师父争取一口公道,但是真相是天愚并没有死去,重新获得依靠的这群人,却是天愚给出的他们变了质的味道。

其实,为何他们没有成为天语计划中的祭品,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最大原因是这群人根本就是废物,又或者是天愚有心让他们成为废物,避开天语的疯狂计划实行,还有就是现在的陈大伟稍微有多少理解一下,为何天愚当初会狠下心将天善解决掉,想获得活命的机会,或许他与这群徒弟之间的感情是深厚得让自己无法去猜想的,但是,这本来就没有完全的对错之分,大家相对的势力分布不同,一旦冲突起来,肯定就有谁要受伤。对面的人完全哑口无言,而被陈大伟掌掴之后,完全动弹不得的两人,也是深有认同的落下了,真实的眼泪。

“就是因为现实,失去,迷惘,无力,恐慌,畏惧,你们才没有勇气活着下去,説到底,死之衣的作用即便是能防御到无损无伤,不过一旦超出了个人心理防线的恐惧界限,就是你们想行动,也不见你们身体的潜意识也是这样想。”説完之后的陈大伟直接就冲着这身边两人各自狠踢了一脚,对方本来就没能理清直接目前不能动弹的状况,却又被这一脚踢中之后,本能的感觉到本来不应该有的痛觉。

可是回望踢到他们之人的陈大伟,却是不知为何发现,牛头面具居然有扭曲般的笑容,他就是这样居高临下望着自己,用着这个诡异的面具,説着让大家不清不楚的话语。

“垃圾,废物,臭虫,比起蝼蚁还不值得看重的一群废人,请问我现在可以埋葬掉你们吗?又或者自己去死上两次,三次,十次!你们是不可能打败我的,就算是现在我什么都不做的站在你们面前,就算是我承认将天愚亲手杀死,就算你们真想为你们呢师父报仇,可以试下,你们能不能战胜这份恐惧来看看?”説黑就黑的情况,让很多人都看不清现在的状况,陈大伟説的话真心吓到这些人,还有就是目前的状况是他们完全就不知道这当中的复杂关系,杀了天愚?为师父报仇?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不过让大家意外的还是这群或者真是为师父天愚报仇的弟子,就在陈大伟黑化的言语威胁下,想要拼命挣扎,使自己活动起来,却是全部都愣在了原地,丝毫不动啊!这又是什么状况?真的被吓到在潜意识里抗拒着行动吗?明明死之衣的能耐那么大,偏偏它们的致命缺diǎn还是给陈大伟抓得稳稳的。很快,这股恐惧蔓延起来之后,更多的无力感就让他们乖乖的脱去了死之衣,那被蚕食的岁月痕迹非常明显,这能耐的代价就是使用者的生命组织被彻底破坏。

这边是总算松了一口气下来,但另一边的天明,却是真把陈大伟完完全全记恨上了,外面的情况很有可能也是因为他的出现而产生了变数,这里面能利用的,也被他轻易化解掉,剧本本来不是这样的,可是为什么会逐渐演变成他控制不住的局面?天明的情况确实非常诡异,死之衣的防御现在确实是无解,无论他被如何围攻,如何受伤,这层黑sè的外衣反馈给天明的信息都是没有半diǎn痛痒的信息,然而他本身的实力也是惊人的可怕,在逐渐适应了之后,他就以无畏惧的方式冲向所有金身佛像的方向,完全就是无视任何攻击,当然这不能怪他如此急攻上火。

但是,又是陈大伟出现在他的面前,摘花弄月将自己的攻势随着剑势而被转移到另一个方向!即使是孤军劣势的一个人,只要死之衣的无解状态在,让他靠近这些佛像就能完成自己的任何,可是这样被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任谁都不可能冷静下来。天明实在冷静不下来,意外的停下了动作,却是突然转身朝着身后一群人发声喊道:“你们都给这人骗了,他和月读,都是女王势力的人!”

这本来説起月读,可能只是一个人,大家还不至于害怕,但这一説到陈大伟也是女王势力的人,情况又不太一样了!可是天明现在説的话能信吗?还有就是,很多疑问都没解释出来,大家也不差这个疑问留着等下再问吧?这不是心急到头脑发热的情况,被天明这么一喊的效果其实并不算太明显,只是望着陈大伟的这边的气氛,大家稍微多了一层下意识的防范。

任何进攻的确都在死之衣的防范下不见奏效,即便是当初的魇鬼大蛇也是没有半diǎn办法,可,就在大家想方设法应对天明的时候,突然就从佛殿当中传来了一阵悠久响亮的佛号,这还不仅,佛咒经文当中的字符也是随着这声佛号,一个字,一个字的飘荡着出来,或许其他人还不太明白这经文是什么,但陈大伟一下就听得出,这是天守山的往生咒,要説佛经全名的话,他以前记得是叫极乐往生佛经,用往生咒超生死之衣的死亡恐惧能力,这diǎn陈大伟承认自己完全没有向想过,天目这番动作下来,给出大家更大意外的结果就是裹着天明的黑sè死之衣,逐渐被这浮着出来的字触碰,之后就如雨水灭熊火般,死之衣化成青烟,化作虚无,是再又一次颠覆了大家的观念,这样一来,其实已经不用説什么都知道最后胜利的,一定不是现在的天明。

只是陈大伟也不见得如他自己所想情况的发展,面具的好处还就是看不到大家的表情,但即便如此,如果他不稍微解释一下,也就可能会被当成敌人,谁料想到,本来一边已经无事可做的樱满月,突然就是被月读上身一样,冲到陈大伟面前,直接就説道:“是,我们都是忠心于女王的势力。”这女人话才刚説完,大家就像是被完全欺骗了感情一样,顿时怒火上涨,还有几个嚷着:“怪不得着巫女月读也在,原来你们都是魔国女王的走狗!”説完就真的见到有杀佛像是没忍住这种紧张的气氛,头一个栽倒陈大伟面前,半月型弯刀高举,他是要干嘛?下手吗?陈大伟会反击吗?

韶关治疗妇科方法
昆明妇科医院咋样
男人如何调和阴阳
阜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海口白癜风好的医院
大庆治疗白癜风医院
通辽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北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