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我在那个角落患过伤风

发布时间:2019-08-19 08:52:27 编辑:笔名
我在那个角落患过伤风 他找到我时,我正趴在垃圾桶上呕吐不止。他脚蹬着地,骑在车子上,冷眼看着我。等我平静了些,他指指后座说:“上来吧!”就这样,我认识了他,陆子寒。 是谁说喝醉了就不会再悲伤,是谁说哭过痛过,就会是晴天。泪水混着酒精下肚的时刻,我仿佛看到了他,伸出手,却只触碰到一片空白。我知道,现在的他已不再需要我的思念。轻轻地闭上眼睛,使劲,贪婪地呼吸着没有小宝的稀薄的空气。也许,N年后,你真的不再记得我了。 鬼使神差,我拨通了一个,我不知道他是谁,只在上聊过两次。但我清楚自己害怕孤单。他来了,什么也没有问。我从后面抱着他,脸贴着他的背。他微微怔了一下,没有拒绝。我说,你的背好温暖。他“嗯”了一下。他骑得很慢,我都快睡着了。他摇醒我说,丫头,到了,回家睡吧。我揉揉睡眼,不情愿地跳下车,说,我不叫丫头,我叫洛洛。他点头表示知道了。 当我想小宝时,我就会打给陆子寒。我知道我不喜欢他。但我需要证明自己不缺少爱。路子寒的作用就在这。他是我的临班,这是我认识他后知道的。也许以前的我,眼中只有小宝,自觉过滤掉了其他地帅哥。现在想想,这是多大的损失啊! 没课的时候,我喜欢拉着子寒到操场上看书。微风拂来,弄乱了我的秀发,我用手指理了理,猛然想起小宝曾说,我喜欢看你长发飘飘的样子,心“嗖”得疼了一下。回头看看。路子寒竟躺在草地上睡着了。我笑笑,睡着的他真的好安静,像极了孩子。我痴痴地看着他,忘记了世界在转。延安癫痫治疗 和小宝在一起的日子,我好希望他能天天给我买零食吃,能记住我的喜好,可是……我喜欢吃草莓味的冰淇淋,他却总买成巧克力味的;我喜欢吃阿尔卑斯双色双味的棒棒糖,他总错拿成真知棒夹心的;我喜欢喝橙汁,他带回的只有可乐……后来,我才知道,这些都是她——他的初恋女友的习惯。初恋,多么诱人、撩人的回忆,他无法摆脱,我理解,可是他忘记了,她是他的初恋,他却是我的初恋。我怎么会轻易将他从心底抹掉。 没有了他,不一定没有快乐,我告诉自己。所以,我口袋里总装着棒棒糖、果冻、巧克力,他不能给我的,我需要自己来满足。这也便宜了路子寒。他固执地跟我抢,一点也没有绅士风范。我只剩下冲他瞪眼的份。他把棒棒糖拨开,放进嘴里,上下牙一咬,几下便咽下肚。我赌气不理他,过了一会儿,他悄悄拉我的衣角,喂,再给我一颗吧?我笑了,这个活宝。是的,有了子寒,我很少想小宝了。那个男生已被打上了标签,注明了所有者。遗憾的是,那个人不是我。有时候会面对天空发呆,不知道我是否在他的世界里留下过痕迹。 “洛洛,你在想什么?”子寒突然问我。 “哦,没什么。”我扭头,他已成功解决掉一袋薯片。这个男生比我还爱吃零食,可不能选这样的男朋友。 “唉。”他叹气,一把把空袋扔向垃圾桶,可惜只擦了个边。我站起想捡起,他却不许,硬拉我重新坐下。 “刚才你叹什么气?”我问。 “没什么,有点烦。” “可以告诉我吗?”我知道有心事的人很需要一个倾听者,我很乐意充当这个角色。而他却一点也不配合,摇了摇头,说,还有别的吃的吗? 晚上,我用别人的给子寒打了个骚扰,一会儿他回过短信来,问我是谁。我说,你不认识我,但我们是可以认识的。他说,我不和陌生人说话。我把他的名字发了过去,沉默了一会儿,又响了。 “你到底是谁?” 我避而不答。“你有什么心事吗?” “是的,有点事。” “可以告诉我吗?” “是感情的事,麻烦喝茶白癜风影响。” 我愣了,我继续套,他却再没说什么实质的。 第二天见到他,他又笑着盯着我的口袋跟我打招呼。我双手一摊,耸了下肩。他不高兴地躺下,我凑过去,他把头扭向一边。我笑笑,真的生气了?没有!我这又巧克力,某人要不要吃呢?他一下坐起来,那呢?那呢?快拿口腔溃疡定火惹祸出来!我笑得更开心了。这个馋猫。 “洛洛,我得了个打火机。”他一边吃一边跟我说。 “嗯。给我看看。”我知道他抽烟,可一次也没见他抽过,但我闻到过淡淡的烟味。 他递给我。很精致的打火机,上面还贴了个KT猫的图案,很适合女孩子用。 “好看吧?” 我点头。 “对了,洛洛。昨晚有个陌生人跟我聊天着。我问她是谁,她一直不告诉我。” “你怎么知道她是女的?” “直觉。这一点,我很自信。”他拍拍胸脯。我不屑地从鼻孔哼了一声。 晚上我继续用另一身份与他聊天,其实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他。我知道,不想跟好友说的话,也许可以肆无忌惮地告诉陌生人。起码我是这样的。这样,如此,过了三天。突然,他告诉我他知道我是谁了。他说他用一袋果冻打赌,我输了,我就请他吃果冻。我说,那你告诉我我是谁吧。他没说。第二天,他打给我,说在老地方等我,还嘱咐我给他带果冻去。他真猜到了? 我从后面蒙住了他的眼,他面无表情地挪开我的手。 “果冻呢?” “什么果冻?凭什么我要请你吃果冻?” “愿赌服输。” “我没跟你赌什么。” 他见我死不承认,索性不理会我。我自知理亏,悄悄剥开一个果冻,递到他面前。他抬起头,眼睛里布满悲伤。 “对不起。”我把头低下。手不停揪着衣角。许久没有了声响,我抬头,他并没有吃果冻,只呆呆地望着远处。 “你是说那个人真的是你?”他扭头问我,目光正好对上我的眼睛。我有点慌了,忙避开。 “嗯。”我声音低得仿佛只有自己才能听到。他叹了口气,扔下果冻,独自走了。我喊他,他没有回头。 晚上,我给他打,再次向他道歉。他只淡淡地说,你知道吗?就因为这事,我跟我女朋友分手了。她是我珍惜的。还记得那个打火机吗?那是她送我的,以前每次我拿出烟,她都会用它为我点燃。他说的很平静,但我分明听出了强忍的痛苦。沉默,可怕的沉默。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我知道,我要失去他了。 “出来一下好吗?我想见你!”我带着哭腔说,自己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没必要了吧?”他回答。 “不!”我固执地一再要求他出来,他妥协。 我跑下楼,他还是以那个姿势骑在车子上等我,和刚认识时一样,他只说了句“上车吧!”再没多余的话。 他把我带到公园,也许因为天气冷得原因,公园里的人很少。我们并肩走着,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子寒……” 他停住。 “我……我……对不起……” “没事,以后不要再这样逗别人了。” “你原谅我了?”他没有回答。 我使劲跺了一下脚,骂道:“你们都是混蛋,他是,你也是!” 说完,就疯一般往假山上跑。我不知道他是否追来,我只听到眼泪打转的声响,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的软弱。小宝离开时,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学会坚强,没有人会再宠你了。遇到子寒,我还幻想过他能带我走出阴影,虽然他跟小宝不是一个类型,但我并不讨厌他,可以说还有一丝好感。但是……我把头埋在膝盖间,尽情发泄自己的感情。 他坐在我身边,轻轻揽我入怀。我止住哭泣,闭着眼,倾听着他的心跳。他为我拂去眼角的泪,如此的温柔。 “我曾经深爱过一个男生,很爱很爱他。他就是我的天空,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他没有遵守他的承诺,喜欢上了别人……” 他没有打断我,静静听着我说。 “我为了他失去了自尊,迷失了自我。我去找他,他躲着不见。我在他家楼下冻了一夜。在医院里病了三天……”我努力克制着情绪。 “他叫什么?是你们班的?” “他叫……他叫张红宝,我们不是一班,他是我的学长。” 深呼吸了一下,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我抬头问他,“你很爱你女朋友?” “嗯。” “那怎么不向她解释清楚,把她追回来?” 他笑笑。“失去的,再挽回也不能回到从前。洛洛,咱回吧。这里很冷。” 我抱着他说:“子寒,做我男朋友吧?” “为什么?” “我喜欢啊。” “我拒绝。” “哦。” 一路再无语。 到了家门口,我下了车,犹豫着往家走。他突然说,“洛洛,我会把他带到你面前的,也算我们没有白白认识一场。”说完,他脚一蹬,骑车走了,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子寒真的是说到做到。他在几天后交给我一张纸条,约我放学后在操场不见不散。我去了,见到的却不是他,是小宝。他瘦多了,眼睛显得更迷人了。她没有把他照顾好吗?傻瓜,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了。 “洛洛……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彼此曾深深相爱的两个人分手后再见面,原来是这样的尴尬。我呆呆看着眼前的树。这棵树,见证了我们的爱。在距离地面17厘米的地方,清晰地刻着“老婆,我永远爱你”那时天空总是很蓝,我也总是幸福的笑。只是,此时此刻,一切都改变了味道。 小宝悄悄走过去,扒开草丛。我知道他也记得。我本想阻止他,可是晚了,他已经看到了。在那行字的右下方,也依稀可见一行小字:“老公,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在等你。”那是我笨拙地刻了一晚上的杰作。现在手上的伤疤还未痊愈。 “洛洛……”他轻轻唤我。 “嗯?” “你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磨叽什么呢?”躲在一旁的子寒耐不住了,出来厉声训道。 “我……我……”小宝一时吞吞吐吐。 “我个屁!你他妈快道歉,保证以后会好好爱洛洛。” “这……我做不到……”高温沐浴瘦脸明明知道他会这么说,可真听到还是不免一阵难过。 “你!”子寒一拳打在了小宝的脸上。当他再扬起拳头的时候,我忙上前握住他的手。我知道他小宝不是他的对手。 “你还拦我?你知不知道,我这是在帮你,你不是很爱他吗?” 我摇头。“那是以前。算了吧。” “可是我答应你会……” “你已经做到了,把他带到了我的面前。剩下该怎么处理,是我的事。” 子寒无奈地说:“随你。” 我走到小宝面前,摸了摸被打肿的脸。很疼吧?对不起。我在心里默默说。我缓缓摘下手链。这是小宝送我的定情信物,上面缀满了小星星。他曾对我说,你是闪亮的星,照亮了我的夜空。现在再想起这些,只是徒增悲伤。我留恋地看了它一眼,轻轻把它放在了小宝的手上,扭过头就跑了。 “洛洛……”他俩同时叫我,我却没有回头。 回家的路上,我哭了。眼泪再一次崩溃了。无能为力这样走着,再也不敢骄傲奢求了。我还能说些什么,我还能够做些什么?淋过雨的空气,疲倦了的伤心,我记忆里的童话已经慢慢融化。我知道我的世界仍然只有我自己,寒冷和无奈悄悄地蔓延,我与痛苦为伍。从容坚定地向前走着,脸上还是挂着莫名的微笑。停下脚步,抬头看看天,不是蓝色的,是悲伤的颜色。肠道敏感是什么原因
冠心病和心绞痛有哪些症状
小孩流鼻血吃什么好
灯盏花滴丸是中药不
儿童上火
肠道菌群失调会怎么样
胃肠胀气的药有哪些
治疗血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