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看点光戏说特权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45:40 编辑:笔名

村委会议室里,上任不久的王村长刚要讲话,门被哐当一声推开。来人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喊,村长啊,不好了,出大事了,你爹让人打死啦!王村长霎时惊呆,村委委员们急问,在哪里?来人说,村东的麦田里。王村长拔腿疯跑,当过兵的两条长腿像草上飞一样,眨眼功夫到了村东的麦田。他挤开围观的村民,果然看见六十岁的亲爹四仰八叉躺在绿油油的麦田里,嘴眼紧闭,皱纹纵横的脸上血迹斑斑。他摇晃着爹哭喊着,爹啊,你这是咋了?他爹直挺挺的,连口气也没有。  王村长呼地一声站起来,满脸泪水环视众人,严厉地问,谁干的?众人面面相觑,都说,我们来时,你爹就已经死了,实在不知谁干的。  我!  人们不约而同循声闪开个半圆形,就见有一须发皆白的魁梧老者,手持铁锨,挺胸而立,声如洪钟,威风凛凛,宛如败走麦城的关公,虽然苍凉落寞,却不失英雄气概。  王村长万分惊讶,老村长?您为啥打死我爹?难道您知法犯法?  老村长抚髯大笑,老夫自幼熟读《三国》,岂能不知法律?怎奈你爹不通情理,为一己之私与我争执,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于是乎,我好好的,他却倒下了。  众人惊疑,王村长也纳闷,老村长,我爹老实善良一辈子了,与您无冤无仇,为啥下此毒手?  老村长手指脚下麦田,你爹与我往日无怨,今日却有仇!  王村长掐腰而立,悲愤已急,逼视对方,有啥仇?  老村长泰然处之,今日浇地,按顺序应该是我,你爹却要乱了顺序,非要抢先,扬言他儿子是一村之长,理所应当享有特权,我好言相劝,以理服人,别说你儿子是个小小的村长,就是省长他也得讲个国法章程吧?俗话说,不怕头水迟,就怕头水晚,这浇第二水麦子是赶早不赶晚,都想占个先,浇地是按抓阄的顺序来的,他非要破了规矩,这不是搞特权吗?我和搞特权的人有仇。  围观的村民顿时像开了锅似地议论纷纷,这老家伙,人家村长他爹要个特权咋了?咱村历届村长哪个没有享受特权?因为浇地就干出人命,你老村长真是晚节不保啊。  王村长看一眼爹哭着埋怨,爹啊,您老咋这样糊涂呢?您不是恨那些搞特权的为官者吗?为啥儿子一当了村长就变了心呢?他再看一眼老村长,惋惜地说,老村长啊,我从小就崇拜您,因为您是咱村里的老党员,您执政时期带领全村男女老少排除万难战天斗地,从一穷二白变得家家有余粮,户户有钱花,为咱村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啊!我还有很多问题要向您请教呢,咱们村今后的奔小康工作还需要您多多指点呢,可您今天为啥这么冲动呢?叫我这做晚辈的伤心欲绝左右为难啊!说罢,泪如雨下,村民们也都感慨万千,  老村长走上前来,扶着王村长抽动的肩膀说,孩子啊,不要为难,自古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就学诸葛亮挥泪斩马谡吧,勇敢地掏出手机报警吧,老夫我甘愿伏法。  大伙都默然无声地看着,王村长犹犹豫豫掏出手机,刚摁了个一,老村长忽然说,慢着!声音在空旷的田野里刺耳的回响,人们惊疑地把目光聚焦在这一老一少的脸上。王村长也吃惊地停住手,疑惑地探寻老村长的目光。就见老村长学古人双手抱腕说,各位父老乡亲,临走之前,老夫有一个请求,能否让我浇完了麦子再走?大家都叹息说,老村长种了一辈子地,对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等进了监狱就再也捞不着亲近土地了,岂不是死不瞑目?反正这两亩地大家帮着很快就浇完了,就遂了他老人家的心愿吧。王村长也欣然同意,并决定亲自去水井房合上电闸,于是伸手和老村长要钥匙。老村长一摊双手说,钥匙被你爹抢去了。王村长就走近爹的尸身旁,哭着弯腰伸手去裤兜里掏钥匙。没想到刚把钥匙掏出来,就被一双手死死抓住了。  哎呀妈呀,诈尸啦!人们本能地四散奔逃呐喊。只有王村长没法跑,还有撸着胡须微笑的老村长,泰然自若地看着猛然坐起来的村长爹。  爹,爹,您没死啊?王村长喜极而泣,抱着爹摇晃。他爹捶了他一拳,忽地站起来指着老村长说,这老家伙不死,我能死吗?  人们远远看到三个人无恙,不像是诈尸,就试探着缓缓聚拢过来。有人惊魂未定地问,到底是不是诈尸啊?吓人唬道的,把我尿都吓出来啦。老村长说,大家放心,这老家伙装死呢,我还不了解他?从小就会老牛大憋气。村长爹一蹦高说,你这个老家伙别揭我的老底,我要是真死了,你也得坐牢。老村长嘿嘿笑着说,那你就继续死,继续死,给儿子脸上抹黑吧,你就。  村长爹一把抢过儿子手中的钥匙,向众人摇晃着说,我不就是想先浇地吗?我儿子是村长,辛辛苦苦带领全村人奔小康,连这点小光都不能沾?老村长抢白说,你这就是搞特权,今天该我浇,大后天才能轮到你呢,让你儿子评评理,谁是谁非?村长爹转脸数落儿子,儿子啊,你可是一村之长,连这点小光都不敢沾,说明你就是个窝囊废,给咱老王家丢人啊,立威,懂吗?立威!从今天开始立威!没有威严,咋能镇得住全村?咋能领着全村奔小康?  大家眼巴巴地看着王村长,有人就劝说,王村长啊,你爹不就是想早一天浇地嘛,这算啥特权,没人在乎这个。然后又有很多人劝说老村长,老村长啊,您老也太较真啦,一个村住着,啥特权不特权的?你俩不是挺好的老伙计嘛,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不值得,先让村长他爹浇吧。  老村长怫然不悦,指着劝他的那些人说,就是你们这些人惯起来的臭毛病,手中有点权力就想搞特权,咱村自我卸任之后,换过多少个村长啦,没数啦,为啥没有一个干好的干长久的?走马灯似地换村长,谁当上村长就先忙着捞一把,连浇地都要占个先,更让人气愤的是,政府的扶贫款还要扣一部分,风气不正啊。说这话时,那些当过村长的人就弓腰缩脖暗暗地向人群外面撤。老村长断然大喝一声说,你们这些人还知道害羞啊,有本事站出来让王村长看看都有谁,交流交流经验嘛。结果呢,反而是那些没有当过村长的村民迅速站成了一群,把那些当过村长的人分离出来了。曾经的村长们各个羞得脸红脖子粗,像小媳妇初见公婆扭扭捏捏起来。老村长手拄铁锨厉声说,你们这些石东村的人精啊,没把精神用在正道上,只能作为反面教材来给王村长上一课。  田野间忽然寂静一片,春风拂过绿油油的麦苗,戏弄着人们的裤脚。村长爹忽然打破沉默,指着曾经的村长们告诉儿子,孩子啊,你爹我在这个村里熊货了一辈子啊,这些年来,连浇地都要一让再让,从没占过先啊,因为爹没做过一天村长啊,如今可好了,你做了村长,咱家也该占一回先啦,看看哪个不服!  在场的所有人都紧盯着王村长看。曾经的村长们说,王村长,就让你爹占一回先吧,这些年也真是委屈他了,我们大家帮忙,让他先浇完了再让老村长浇,也就是一前一后的事。然后又腆着脸劝老村长,您老就高抬贵手吧,不就是晚几个小时浇嘛,麦子又死不了,再说你把人家村长爹的脸都打破啦,满脸都是血,打人犯法不知道吗?  老村长手撸胡须不动声色地看着王村长。春日暖阳下的王村长,二十七八岁,英武挺拔,高出在场的所有人,乌黑的头发像浓密的麦苗,在习习春风中微微抖动,浓眉大眼之间蕴含着一股凛然正气,白色保暖衬衫扎在黄军裤里,干净利索,宽牛皮腰带更彰显了他腰部有着无穷的力量。有人就悄悄议论,真是一表人才啊,谁家姑娘要是找上这样的小伙子,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啊。  王村长抬头看看天,暖暖的阳光正灿烂地笑着,再看看辽阔的麦田,大海一般安静地荡漾着,再看看身边的父老乡亲,多少双希望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啊。他轻轻咳嗽一声,亮开清亮的嗓音高声说,父老乡亲们选举我做了村主任,就是信任我,希望我领着大家一心一意奔小康,在咱们奔小康的路上啊,会有一些磕磕绊绊的大事小情,比如今天浇地发生的争执,影响很不好,两个老人家都是咱村善良正直的好人,就为了一点特权伤了和气,说明这个特权是咱村小康路上的绊脚石,今天我就真诚的向大家表个态,过去的特权歪风作为教训,咱不提了,从我开始,说到做到,咱村坚决刹住特权歪风。  人们半信半疑地审视着王村长的脸。王村长转身面对父亲,严肃地说,爹啊,您的行为是非常错误的,您的特权思想必须根除。说着,把水井房的钥匙从爹的手里拿过来,走到老村长面前,双手捧着让老人家拿,并且说,老村长啊,希望您老人家时时监督着我们村委会的工作,今天的事,我代表我爹向您道歉。有人就喊了,王村长,你还道歉呢,老村长把你爹打成满脸花啦,应该让他给你爹道歉,还得赔偿医药费呢,还得报警呢。  是啊是啊,孩子啊,咱爷们不搞特权是应该的,可他老村长打人就对吗?让他赔钱!村长爹一蹦老高,指着老村长喊。老村长接过钥匙笑着说,你老家伙的思想觉悟比你儿子差远了,我看好你儿子,所以我很高兴啊,咱村有救啦。村长爹一把抓住老村长的胡子,拉着转圈,哈哈大笑说,你打我满脸开花,我揪掉你满嘴胡子。惹得众人哄然大笑,有年轻人就说,这不就是两个老玩童嘛。  王村长赶紧把两个老人拉开说,老村长您快浇地吧,我领着爹去医院。没想到他爹死活不肯去,指着脸上血迹嚷嚷说,这是老村长打人的证据。大伙也都纷纷评理,虽说老村长德高望重,可是打人犯法,不能一笑了之。弄得个王村长左右为难。老村长看到年轻的村主任处理问题还有点嫩,就哈哈笑着说,孩子啊,抽空多读几遍《三国》吧,对你有帮助。王村长说,《三国》电视剧倒是看了三四遍呢。老村长说,看来你是光看热闹了,就这《三国》书,老夫每年都看它四五遍,学问大着呢。大伙都指责起来,嘿,嘿,这老头真够心大的呀,把人打成那样,不但不道歉,还和人家研究起《三国》来啦。  老夫没错,何来道歉之说?老村长脖子一梗,指着村长爹的脸,大家闻闻,他脸上是何味道?很多个好事者凑到村长爹的脸上闻,接着就做呕吐状跑开了。大伙就问,村长爹的血是啥味道?好事者惊奇地说,村长他老爹莫非是山羊投胎托生的吧,咋一股子膻气味?王村长也凑近爹的脸细闻,果然一股山羊味道,他疑惑不解地看看爹,再看看老村长。  老村长哈哈大笑说,今日九点,老家伙闯入我家,手持利刃,一刀捅死我的心爱山羊,鲜血喷面,我厉声惊问,老贼何故如此猖狂?他便附耳言道,求老兄与我演一场戏如何?我细问原由,方知老家伙用心良苦,于是乎,我们两个老玩童演了一出戏,孩子们,这出戏好玩吗?大伙高声嚷嚷,不好玩,吓人唬道的!老村长又说,戏演完了,大伙若能品出其中深意,待我浇完小麦之后,便可与我共食羊肉,共饮羊汤与咱章丘之美酒!大伙欢呼跳跃说,都明白啦,都明白啦,老村长的羊汤美酒我们是一醉方休啊!  阳光更加明媚了,春风更加和煦了,清凉的井水唱着欢快的歌儿涌上来,争先恐后跑进了麦田。年轻的王村长欣赏着村民们笑开了花的脸庞,一股向上进取的正气和力量充满全身心。他向着灿烂的太阳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让石东村的父老乡亲快乐地奔跑在小康路上…… 共 41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羊角疯病哪个医院权威

上一篇:山石

下一篇:一张发黄的童年老照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