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武动乾坤 第九百五十六章 三大神物

发布时间:2020-01-18 15:05:58 编辑:笔名

武动乾坤 第九百五十六章 三大神物

第九百五十六章

沙哑而模糊的声音,带着一股极为生涩的沧桑,自那黑光人影嘴中缓缓传出来,而听得此言,林动的神情却是一怔,脸庞上有着错愕之色浮现出来,眼中原本凝聚的锐利之意,也是消散了许多。

“你还拥有神智?”林动目光紧紧的盯着眼前这通体缭绕着邪恶异魔气的黑光人影,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

黑光人影矗立半空,那对黑目之中,不断的有着光芒闪烁,林动能够从中看出浓浓的挣扎,显然,它似乎是在与体内的异魔气争斗着,从而令得自己从那种只知杀戮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帮帮我…”黑光人影再度沙哑出声,声音中,有着浓浓的恳求。

“岩,怎么回事?他怎么还能保持一丝清明?”林动在心中迅速的问道,以往他遇见过不少这种被异魔气侵蚀的魔尸,但它们无一例外最终都是成为了杀戮傀儡,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在异魔气的侵蚀下,保持着神智。

“应该是他的身体在那雷湖之底被雷霆之力渗透了千年,这才令得他体内的异魔气被压制了一些,而且当年杀他的那名异魔,也是特意将他的一丝神智封印在了体内,如今或许是那丝神智从雷霆之力与异魔气的平衡间寻得缝隙,这才令得它没有彻底的陷入那种状况。”岩沉吟道。

“那…我能帮他什么?”林动喃喃道。

“他感应到了你体内的吞噬祖符,你要知道,异魔气极为的邪恶,寻常能量根本不可能将其抹除,而唯有着八大祖符以及一些极为顶尖的天地神物,方才具备着这种能力…”

“他需要你帮他抹除体内的异魔气。”

林动闻言,顿时大感棘手,他知道体内的祖石,吞噬祖符的确都拥有着抹除异魔气的能力,但眼前这魔尸体内的异魔气显然并不寻常,所以即便是他,想要抹除都是颇为的困难,万一到时候这异魔气侵入他的身体,那可真是会相当的头疼。

而眼下这情况,若是他拒绝的话,谁也保不准这魔尸会不会再度发狂,到时候面对着一具失去任何神智,只知杀戮的死玄境大成的魔尸,林动怕将会更加的头疼。

“真是麻烦…”

林动苦笑,他显然也是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般模样,这魔尸,竟是会来请他帮忙,而且这忙,似乎还非帮不可,不然…

“他体内的异魔气的确相当强盛,即便是你要抹除,怕也是得必须动用三大神物。”岩说道。

“三大…”

林动眼角跳了跳,他自然是知道岩所说的,便是他体内的祖石,吞噬祖符以及乾坤古阵了…而一次性动用他体内手中隐藏得最深的秘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遭。

“求求你…帮我解脱。”

在林动眼神变幻间,那魔尸身体颤抖得愈发的激烈,黑目之中闪烁着微弱的波动,那声音之中,有着浓浓的哀求。

想来这种千百年的封印,对于他而言,几乎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折磨,他的一丝神智,在那体内深处,看着自己的肉体一丝丝的被侵蚀,最终变成一具只知杀戮的魔尸,那种无助的悲哀,让人绝望。…,

林动看着魔尸眼中流露出来的那种无尽悲哀,紧握的拳头也是缓缓松开,最终他轻叹了一口气,微微点头:“我尽力而为。”

虽然他知道出手的话,说不定会有着不小的风险,但他却是明白,现在的他,似乎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语。

“谢谢!”

听得林动此言,那魔尸黑目中顿时有着感激之色涌动。

“灵珊,你在此处为我护法,不得让人惊扰到我。”林动偏头,对着慕灵珊说道。

“嗯!”慕灵珊重重的点头,小手紧握着怀中的生死棺盖。

林动见状,这才袖袍一挥,焚天鼎飞出,然后看向前方的魔尸:“随我进鼎吧,我尽力尝试为你化解体内异魔气。”

林动声音一落,那魔尸立即掠出,毫不犹豫的投入焚天鼎内,随后林动也是化为虹光掠进鼎中。慕灵珊见到两人进入焚天鼎,也就在半空中盘坐下来,大眼睛警惕的望着四周。

焚天鼎内,林动望着那站在前方的魔尸,后者身体表面升腾的强盛异魔气令得他眼皮都是忍不住的抖了抖,旋即其心神一动,一道黑色光华自其天灵盖中呼啸而出,最后化为一枚犹如黑洞般的古老符文。

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自符文中散发出来,周遭一切的能量,在接触到那股吞噬之力时,皆是被吞噬而进。

“吞噬祖符…”

那魔纹魔尸望着那悬空的黑洞符文,黑目中似是有着激动之色浮现出来,他的感应,果然没出错。

“这位前辈,你体内的异魔气太过强大,而晚辈本身实力不及,光是依靠吞噬祖符,恐怕无法抹除。”林动召唤出吞噬祖符,略作沉吟,便是说道。

“请你尽力便可,我会竭力忍耐住不伤害你。”魔纹魔尸沙哑的道,他每一次说话,身体都会剧烈的抖动着,双目中也是不断有着邪恶杀意与清明交替浮现,显然,他是在压制着体内的杀戮欲望,制止着自己不对林动出手。

林动微微点头,道:“不过我手中还有其他之物,也能抹除异魔气,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此事应该是有可能办到的。”

话音一落,林动掌心一翻,璀璨的光阵便是自其手中浮现出来,然后迎风暴涨,眨眼间,便是化为一座百丈庞大的光阵,悬浮天空,同时,一波波奇特的波动,也是徐徐的散发出来。

取出乾坤古阵,林动嘴巴一张,一道温和的白色光华暴掠而出,然后化为一枚石符,在那石符上,同样有着极为惊人与奇特的波动弥漫而出。

三大神物同时出现,这焚天鼎内的空间,都是出现了阵阵扭曲,元力也是隐约的有些沸腾起来。

“这是…神物么…”

魔纹魔尸抬头望着那巨大的光阵以及石符,眼中有着许些茫然,他似乎并不认识这两物,但这却并不妨碍他察觉到这两物的强大。

“前辈请按耐住,你若是有所反抗,我这里怕是困不住你。”

林动面色凝重,沉声道,这魔纹魔尸乃是死玄境大成的实力,若是发起狂来,即便他手持三大神物,怕依旧很难将其困住。

魔纹魔尸听得林动的话,点点头,然后便是悬空盘坐下来,突然间,他体内似是有着闷雷声响起,接着林动便是见到他身体表面弥漫的异魔气,竟是悄然的收敛了许多,那布满着他身体的魔纹,也是在此时黯淡了一些。…,

显然,他是在借体内的雷霆之力,尽全力的压制着异魔气、

林动见状,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旋即心神一动,天空上的乾坤古阵率先运转起来,不过此次,它却是逆向运转,顿时间,那阵法中心,便是有着一股相当玄奇的能量在凝聚着。

那是乾坤古阵的分解之力,当初在异魔域时,林动便是凭借此招,抹杀了元门数百名精锐弟子,并且借此斩杀元门三小王。

而现在的林动,实力今非昔比,再度启动乾坤古阵,那威力更是远远超过以往。

而在乾坤古阵运转时,祖石也是震动起来,接着一片片温和到极致的白色光华浮现出来。

吞噬祖符也是在同时旋转,黑洞之中,弥漫着吞噬之力的黑色光芒飞快凝聚。

“去。

林动面色紧绷,手指凌空一点,一道轻喝,也是自其嘴中暴喝而出。

咻!

随着其喝声落下,只见得天空光华大作,三道颜色各不相同,但却皆是蕴含着相当惊人波动的能量光柱呼啸而下,最后轰然而落,降临在了那盘坐半空的魔纹魔尸身体之上。

嗤嗤!

而伴随着这三大神物之力降临而下,那魔纹魔尸身体之上,立即有着白烟升腾起来,一道凄厉得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也是随之响起!

(未完待续,本文字由提供。)20XX年,一老人垂危之即,颤抖着嘴唇对自己的孙子说:“孩子……等……《武动乾坤》……全集出来了,一定……要……把书烧……给我,我要在下面看。“孩子说:“放心吧爷爷,我一定努力活到那一天。“听完孙子的话爷爷满意的闭上了双眼。21XX年,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跪坐于坟前,禁不住泪如泉涌:“孙子不肖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等,也没等到武动出全集,我愧对列祖列宗呀!“说完,急怒攻心,浑身颤了两颤就不动了。那双眼睛却还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呀!!孙子死后上了天堂,一天他遇到了上帝,上帝说:我能满足你一个愿望。他说:“能把日本岛沉了吗?“上帝说:这个难度太高,换个吧。孙子又说:“那我要《武动》全集。“上帝擦了擦头上的汗说:“你前一个愿望是什么?把地球仪拿来我看看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伤透的伤才算伤

〆、你说你想看淡一点,我靠、再看淡一点,就成透明了

我一点都不难过.又不是没有伤过

房间里电脑屏幕的荧光L.一个人在写对你无尽的思念

一个女人为什么多愁善感因为背后一个无知的男人。

生活╮无非就是两种,生活把你玩了、你被生活玩了。

你从来不曾试着倾听我的想法你总是一意孤行你的感受~

有时候我在乎的不是你所说的而是你没有说的

隔绝我想努力的离开我的圈子到更大的圈子生活

被我们丢失在曾经里的承诺,最后变成一文不值的句落。

外面艳阳高照着,我的心却是秋风萧瑟.

发觉自己渐渐的在消沉也迷失了自己涐该如何是好。

太小心的爱情不会幸福。放手才会有最好的结果

未曾在长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与语人生

最勇敢的事情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旧热爱生活

相生相克是另一种意义的相爱

等待你的关心,等到关上了我的心

个性签名:每个人都需要一些低潮就像动物也需要冬眠…,

生活中的压力让想要放弃一切,放弃我的信仰包括的职业。

念旧的人会记住任何点点滴滴无论多渺小的细节

如果我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其实我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你

我遇见了所有的不平凡,却没有遇见一个平凡的你。

以为找到了幸福的入口却发现那是痛苦深渊

男人既然喜欢妖娆女人化得粉妆,何不自己买化妆品??

我把所有的记忆串联成一部电影,却发现是个悲剧

过程和结局都有了。再去纠缠,连自己都觉得贪婪!

不知道我仰望天空的时候你是不是也会抬起头仰望天空

如果天长地久是个玩笑,你敢不敢陪我玩到死

你残忍的把我对你的爱推下悬崖.

有时候我在乎的不是你所说的而是你没有说的

爱你的心倦了、累了、也无所谓了

总有一个人永远住在心里,但却不在出现在你生活里。

以为找到了幸福的入口却发现那是痛苦深渊

未曾在长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与语人生

你看,爱情原来离我这么近,伸伸手就是幸福。

我用过的男人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炫耀

爱的,我不是爱不起,只是伤不起,还好我等得起

如果我离开你那么一段时间,请你替我照顾好你自己。

别说我卑微,那是因为你没看过我自私的时候。

我把爱放在你那了,你怎么没提醒我拿回去。

天下雨了,冲掉了我的眼泪,让我瞬间忘记了你的美..

我用过的男人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炫耀

爱留下伤痕,但也教人忘记痛过

软弱的时候心比身体更需要安慰

现在执着追求的事将来必定有一天变成不重要的

一切患得患失为了你,所有骄傲自尊都失手。。。

上帝啊,你去问问丘比特是不是把我的箭玩断了

你其实可以不用这么冷淡我也没有想过再纠缠

不了解我就不要说我好,不爱我就别感动我。

遇见你之前,我的世界只有黑白;遇见你之后,我擦,全黑了

都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可惜青春是只壁虎。

这么不要脸,这么没心没肺,你的体重应该会很轻吧

当身边的人全都唾弃你的时候,请来到我身边,我会好好爱你,用命守护你

为了你,我放下了我的骄傲,放下了一切一切,却落得一身伤

我以为你牵我的左手会和我一起走,而你只是用我的衣服来擦手

有一天,当你发现再也记不起为了什么而受伤,那就是痊愈之时。

去见你想见的人吧。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噪。趁你还年轻,趁他还未老。

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总是在那跌倒,我怀疑那有里个坑

在乎久了会崩溃,沉默久了会受罪,想念久了会流泪。

不要用你的放肆,来挑战我拉黑的速度

不愿让你看见我的眼泪,因为你会心软,但你不会开心。

对别人付出太多,自己就会变得更薄弱,你的利用价值完了,也就完了。

真正在乎你的人是——在你要哭的时候想着怎么逗你笑。

我相信,真正在乎我的人,是不会被别人抢走的。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

不重要的人,怎么有资格分担孤独,可是重要的人,又不敢轻易打扰

我没有要故意不说话我怕我一出声儿最先忍不住眼泪

我只想要一份真感情、不要太多的华丽,简简单单就好

原来,你说的谎言可以当成誓言来听。我傻傻的以为这是爱。

人生是一场电影,痛苦是一个开端,挣扎是一种过程,死亡是一种结局

据说,夜里睡不着的人,那是因为醒在别人的梦里。…,

当我在想好好爱自己的时候,那些温暖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遥远的东方有一条狼,他的名字叫武大郎

即使自己不快乐,也绝不去打扰别人的幸福,这是原则。

桔子向橙子求婚,橙子拒绝说:妈妈说衣服太容易脱的人都不是好人

命运旅途中,每个人演出的时间是规定的。冥冥之中注定,该离场的时候,无论多舍不得都得潇洒离开。

矜持我装不来,淑女不是我的路,所以我注定当个泼妇

如果有一天你累了,倦了,困了,烦了记得告诉我.…

我想找到这样一个人,即使他知道我有多疯狂也不愿我变成另一模样。

朋友不求数量,但求质量。友情也好,爱情也罢。

每一天都是一个开始。深呼吸,从头再来

有个小女孩对我说:“哥哥、你好帅!”我低调的笑了笑,“不帅不帅,随便长的。”

每次小侄子用完我电脑页记录都是空的,我是不是该说这孩子长大了。

人为什么宁愿要等一个自己等不到的人而不去接受身边爱他的人。

会哭得女人是废物,不会哭的女人是怪物。

有些人的情,永远无法还清;有些人的爱,永远无法接受。

女人没有安全感,不是你没有钱,而是从你身上看不到希望。

我们常常对陌生人微笑,却和熟悉的人争吵。

有一天我问妈妈,如果有男生追我怎么办妈妈淡定的回复我,那你就跑呗

相传幸福是个美丽的玻璃球,跌碎散落在世间的每个角落。

爱情无非就两种结果:要么,各回各家,要么,你妈变我妈。

如果晚安是我爱你,那我也太博爱些了耶

我曰:不学习的孩纸都不是坏孩纸,学习的孩纸不一定是好孩纸

尽管世界和人生都坏透了,其中有一样东西是好的,那便是青春。

什么天荒地老,什么至死不渝。都只是锦上添花的借口...

所谓棋逢高手就是小三和正牌叫板的画面,非常和谐画面

个性签名:纵使自己知道有些无理取闹,但就是想要证明自己的重要性。

宁愿孤独也不要跟一个心里放不下别人的人在一起,旧情复燃不是个褒义词。

如果有一天你累了,倦了,困了,烦了记得告诉我.…

别忘了孔雀开屏光鲜亮丽的背后却是P眼儿

也许有一天,你回头了,而我却早已,不在那个路口.

幸福就是只要牵对了手,就算失去了方向感,也不会害怕

爱上一个人容易,等平淡了后,还坚守那份诺言,就不容易了。

生命里,一定会有一个对的人在等你,你迟早会遇到。

爸爸说了,过年是什么。还不就是亿人坐在电视前面瞪眼睛

这世间有一种距离,是无论你怎么努力,也无法企及的。

于都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汕头大学医学院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鄂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南京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烟台知名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