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安徽村民花50万买来5位广西新娘集体逃跑

2018-11-02 12:57:50

安徽村民花50万“买”来5位广西新娘集体逃跑

新布置的婚房

小伟的妻子小红

    近期,家住长丰县罗塘乡张岗村的3位村民正在家中忙活着准备办喜酒,为儿子迎娶新娘,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5月7日一大早,他们花10万为儿子“买”来的新娘集体失踪了。此外,邻村也有两位新娘一起失踪。据了解,这5名新娘均是经同一人介绍,均以姐妹相称。

    5名新娘集体逃跑了

    近日,罗塘乡几位村民向长丰县公安局报警称,他们村里的几位新娘集体逃跑了,可能是一诈骗团伙。昨日上午,来到罗塘乡进行调查。据介绍,事情发生在5月7日中午。当时,张岗村的张向前一家人等着“儿媳妇”回家吃饭,新进家的这“儿媳妇”已经在家中生活了将近一个月。虽然,对于这个刚从广西来的“儿媳”,张向前夫妻俩都感觉很满意,也觉得这10万元花的值。然而,当天中午一家人迟迟不见“儿媳”回家,直到13时左右,他们才意识到大事不妙,赶忙拨打“儿媳”,发现对方已经处于关机状态。

    张向前四处找寻,发现同村以及隔壁村和自家情况一样的其他4户村民家中,刚进家不久的新娘都一同失踪了。联想到这5位新娘来自同一个地方,而且均是花钱“买”来的,村民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集体骗局。

    村民50万“买”来的

    据了解,这5位新娘有3位“嫁”到了张岗村,另外两位分别“嫁”到罗塘乡庄岗村和不远处的淮南史院乡。她们均是经中间人介绍,近两个月内从广西陆续来到长丰。“她们自称来自同一个地方,要么说是亲姐妹,要么说是表姐妹,但都说没有户口、身份证。”张向前说。

    张向前称,联想到这5位女子均是他们近从广西花10万“买”过来的,他们立马意识到,可能是被骗了。 5位新娘集体关机一直联系不到,村民立刻报警求助。“这10万块对我们来说是一笔巨款,好不容易凑齐了,给儿子找到个对象,没想到却遇到了骗子。”张向前说,他们5位村民共花了50多万,现在她们集体逃跑,让他们损失惨重,“我们都不知道她们的身份,也不知道她们的家庭住址,能联系的都关机了,现在不知道去那找这些人”。

    偷走家中项链和现金

    张向前回忆称,5月7日上午,他和老伴都出去干活了,家中只有儿子小波和儿媳小铃两人在家。“后来她的几位一同从广西过来的姐妹来这里找她,准备一起去逛街。”张向前说,因为5名新娘人生地不熟,平时在一起玩也很正常的事情,几人说要一同去逛街,他们并没有起疑心。直到下午,5人一同失去联系,张向前他们才得知可能是被骗了。

    除了5位村民一起损失的50万元,一些村民家中还损失了一些财物。张岗村另一户村民张立家中的“儿媳”离家时骑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另外,房间内的张立爱人藏在柜子内的2000元现金也不翼而飞。史院乡的这位村民家中,两条金项链也被“新娘”带走了。除了这些,家中刚添置的家具成了摆设,为新娘购买的首饰、等财物也都一同被带走了,村民损失惨重。(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张剑、许家权)

    这5位新娘究竟是何身份?了解发现,这些女子自称来自广西同一个地方,彼此之间要么是亲姐妹要么是表姐妹,经中间人介绍,只要村民看中了谁,交了10万元给对方家长,便可以将其带回家。就这样连身份信息都不明确的情况下,女子便住进村民家中,成了新娘。

    咋娶的

    村民去广西“买”新娘

    说到这5位新娘的来历,还要从张岗村张立家中说起。张立儿子小伟今年已经三十出头,还有个弟弟,家中负担比较重。对于小伟来说,找对象是一件头痛的事。“就是听说对方不要房子,我才想起来去广西找对象的。”小伟称,无意中他听闻一位远方姨娘介绍,在广西能找到对象,只要花点钱就能找到,而且对方还不要求新房。 3月中旬,小伟和父亲以及作为中间人的姨娘一起乘车去了广西。他们到达广西北海市合浦县三口镇,在那里找到了那边的一位中间人,随后便开始了“交易”。

    给了钱便带“新娘”回家

    “我们在那里待了差不多3天,中间人包了一个车子,隔段时间就会叫来一位女子,让我看看。”小伟说,他后来选中的一位女子名叫小红,之后便去银行取了8.1万元,“后来买东西也花了一部分,总共加起来10万多”。小伟也见到了自称小红母亲的女子,并将钱给了“丈母娘”,而当天晚上他和父亲、姨娘便带着小红坐车回合肥。“我记得很清楚我们是农历2月初二那一天到家的。”小伟说,他给了钱之后,小红连任何行李都没有准备,穿着拖鞋就跟他走了,到家后,他为小红买了衣服鞋子等物品。之后,小红便和小伟生活在一起,两人一起吃穿住行,生活也很和谐。虽然小红的话不多,但很快和小伟家人融合到一起,小伟的家人也觉得这位“买”来的媳妇还不错,便开始布置新房打算办喜酒了。小红平时经常和家人打,小伟也给她买了一部新。

    丈母娘又送来四个女孩

    小伟家从广西带回来的新娘让同村的张向前看在眼里,因为张向前的儿子小波也一直没有找到对象。小波得过小儿麻痹症,腿部留下了轻微残疾,而且张向前一家平时生活也比较贫困。因为在附近找对象比较困难,张向前也希望能像小伟家一样,从广西找一个对象。通过同一个中间人,张向前表达了这样的意愿。随后,张向前便到处借钱,凑了10万元的费用。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张向前堂姐家中,“堂姐家的孩子情况也不好,所以也想用这种方式找个对象。”

    4月12日,小红“母亲”从广西来到小伟家,带来了两个女孩,一位叫小铃的女孩自称是小红的妹妹,另一女孩与小红也是姐妹相称。“嫁到我家来的是小铃,说跟小红是亲姐妹,另外一个女孩嫁到我堂姐家,对方很干脆,给了钱了直接就叫我们‘亲家’了。”张向前和堂姐按照双方约定每人拿了10万元给小铃的”母亲“,小铃从那天开始就在张向前家住下了。

    村里突然来了3位从广西来的新娘,此事迅速传到邻村村民耳中。位于淮南史院乡的一村民和罗塘乡庄岗村一村民听说后,纷纷来到张岗村托人捎话,希望娶到广西新娘。就这样在4月20日左右,小红“母亲”、“父亲”一起来到小伟家中,这一次他们又带来了两位女孩。“这次说的是其中一个是她姐姐家的女儿,另一个是她妹妹家的女儿,反正都是小红和小铃的表姐妹。”张向前说,同样那两位村民家也每户给了约10万元的费用。

    有蹊跷

    5名新娘全称是黑户

    据小伟讲述,来到他家中的“媳妇”一直说自己叫小红,至今为止,他们也不知道对方全名叫什么。“在这之前,中间人和女孩母亲都跟我们说了,他们老家那边每一家都有很多女孩,因为都属于超生,所以这些女孩均没有户口,也基本没有文化。”小伟称,因当时相信了对方,所以也没有过多询问。因为不知道她们的姓名,平时“婆家人”都以小红、小铃、小兰等称呼她们。因此,尽管小红在小伟家中生活了将近两个月时间,可小伟始终无法得知对方的真实信息,他既没见过小红的身份证也没有看到她的户口本,同样也不知道对方的家庭地址,给钱之后也没有留下对方收据。

    谎称会给女孩上户口

    个去广西的是小伟和他的父亲,回忆起当时与女孩见面的场景,小伟现在发现了一个疑点。他说,当时虽然在广西,女孩也说她的家离他们见面的地方不远,但是他却没有去女孩的家里看过,“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她家里看看呢?”小伟也多次与自己所谓的“岳母”提过户口的事情,因为没有户口,他和小红无法登记结婚,“她就说拿了我们的钱,实际上就包括了回家去办户口的钱,说户口在几个月内就能办好,到时通知我过去拿。”

    而另外几家情况也一样,新娘的“母亲”总是承诺,等拿到钱后,回到老家很快就会帮忙办户口,到时候就能登记结婚,对方的话让村民们信以为真。

    中间人姨娘是关键点

    此事初的中间人是小伟的姨娘,也是此事重要的关键人之一。事发后,提出希望能联系到这位中间人,了解更多关于其他中间人的情况。小伟称,平时与这位姨娘来往不多,也没有她的号码,所以一时无法联系上。他说,新娘跑路之后,姨娘也过来问了问情况。“她说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回事,她平时喜欢给别人介绍对象,爱给别人说媒,她说她自己也是通过其他人才联系上了广西那边的中间人,她也不知道新娘怎么会集体失踪了。”(张剑、许家权)(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樱桃苗
圆领汗衫
昌平安装冷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