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当妖精穿成恶毒男配时快穿

发布时间:2019-06-25 21:23:31 编辑:笔名

就在雪夜要对小妖精非所欲为时,楚青宵已经赶到了,只是雪族圣地被祝福过,外人无法进入。(有?(意?(思?(书?(院所以哪怕楚青宵法力远远高于雪族圣女数个等级,却无法进到雪族圣地。潇潇和冷炎也跟着来了来了。潇潇说她已经爱上羽遥了,非羽遥不嫁,听说雪族圣女带走了羽遥,非得要一起来救人。潇潇是凡人,冷炎本来不想带她来的。但是潇潇威胁冷炎,如果冷炎不带她来,她就要嫁给冷炎。这么一说,冷炎几乎是瞬间就抓起她御剑飞行而来。在楚青宵的开路下,他们很快就到了雪族圣地。但是他们进不去,只能隔空远远地看着空中漂浮的雪族圣地。明明知道兰慕云就在里面,他们却毫无办法。楚青宵不屑于和冷炎他们站在一起,独自立在山崖之巅,寒风将他的长衫刮得飒飒作响。他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俊美中有着独立于世的傲然和清冷。他的声音很轻,却一字一顿清晰无比,“雪族圣女,速将兰慕云放出来,否则你的族人将全都因你而死。”楚青宵是个高傲的人,从来不屑于使用威胁的手段。然而在他得知小妖精被雪族圣女带走时,他心脏的某根弦陡然断了,蹦得他心口处痛不可抑。按道理说,他和小妖精也不过见过数次面,就算他对小妖精动了心,也仅仅是动心罢了,并不能让他方寸大乱。然而,他竟真地乱了。此刻他心底只有不惜一切将兰慕云救回来的念头。雪夜正将小妖精压在身下,楚青宵的话清清楚楚地传入了他的耳中。他眼底阴郁复杂,缓缓地,唇角溢出笑,“楚青宵竟然来救你?还以我族人的性命威胁?”他冷哼了声,“那些人逼得我不得不男扮女装这许多年,死不足惜!”雪夜眼波流转,衬得他那阴郁又绝美的脸愈发美艳。俯下~身,亲了亲小妖精的脸颊,眼角微勾,邪魅无端,“看不出来楚青宵这么喜欢你。你猜如果他看到你在我身下喘息呻~吟会是怎样?不如我们在他面前做?”兰慕云雪白的小脸涨得通红,眼尾泛红,急得几乎快要哭出来。雪夜愈发兴奋,别人越是痛苦他越是开心。他身为男人,却不得不假扮女人。长年的压抑,让他灵魂扭曲,他恨自己的身份,恨自己的母亲,也恨雪族。如果当年他的母亲干脆杀了他也好过他痛苦了一生。但同时他也具有强烈的雪族圣女的责任感。身为雪族圣女,他有义务有责任带领雪族好好地生存下去。理智和情感上的强烈冲突让他饱受煎熬。他如果偏于理智,干脆就忘记自己男子身份,作为圣女带领雪族好好发展,或者偏于情感,干脆就和羽瑶一般离开雪族。反正现在的他法力在雪族之中是的,谁也奈何不了他。雪夜在这种煎熬中越来越变态。尤其当他遇到了小妖精,感受到小妖精那纯净到的灵魂,那种纯美,让他生出暴虐的破坏**,他渴望着能摧残这个美丽的灵魂,让这个灵魂在他的手底下狠狠地哭泣,扭曲,破裂。能和自己同化,成为一朵美丽的黑色玫瑰。宝贝,我真是…渴望你…真想尝尝你的血,是不是和别人一样甜。小妖精眼睛红了,身为恶毒男配,尤其知道楚青宵和羽瑶爱恋纠缠了千年,他内心不安,“你错了,他喜欢的是羽遥。才不是我。”雪夜挑眉,他感受到了呀,这个纯净的灵魂的波动,不安,嫉妒,难过,这些情绪实在是太让人…想要好好怜爱…将这个身体连同灵魂全部占有,真正成为自己的一部分,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呀。修长白皙的指尖在兰慕云淡色的唇瓣轻轻抚动,含着淡笑,“吃醋了?”狠狠地抓住小妖精的双手反扣在身下,身体覆压上去,感受着身下这具身体,阴郁绝美的脸上露出邪魅的表情,“不管是你还是羽遥,都是我的。只属于我。一次能上两个,真是赚到了。”雪夜狭长的凤眼微勾,眼圈处兴奋地泛起了红丝,舌头舔了舔唇角,低低道,“宝贝,我真是迫不及待了,要怎么上你?不如我送楚青宵一面水镜,让他能好好地欣赏我们的每一个细节如何?”才不要!一想到会被楚青宵看到某些不应该的画面,小妖精脸热得发烫,浑身血液运转飞快,激动之下,竟然破了雪夜的冰封术,脚狠狠地踢向雪夜下身。雪夜措不及防,虽然闪过去,但是还是被狠狠踢中了腹部,倒退了几步。小妖精掀开雪夜就往外跑,凭着记忆冲了出去,正好冲到了圣地的边缘。可是圣地处于半空之中,小妖精的法术已经不足以瞬移,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体又不会飞。小妖精真是欲哭无泪。雪夜已经追了出来。他又变成了原先那副绝美的圣女,长纱蒙面,雪白衣裙飘飘若仙,却是冷艳无比,可眼神却一如方才,勾了对面楚青宵一面,低低笑了,“正好,不如我们就在这里做给你的心上人看。”小妖精小脸发烫,狠狠道,“休想!”他望向对面山崖,那一片雪白中,那一群人里,他的视线只落到山巅那个白衣翩翩的男子身上,经历了这么多,他对楚青宵的感情复杂莫名。虽然小妖精并不知道楚青宵究竟是不是顾瑜,可是他对楚青宵的心情却无法骗人的。楚青宵应该就是顾瑜,要不然他怎么会对这样一个人生出如此的心情?可是越是如此,他的心就越痛。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他的爱人早就和别的人有了千年的爱恋纠缠。顾瑜一直都是他的,哪怕在个世界里,顾瑜从始到终爱的只是他一个,但是现在,他就真地如同第三者一般。小妖精回头看向雪夜,“如果不是雪族的人,进到圣地就会死是吗?”雪夜低笑,眼波荡漾,邪恶又妩媚,虽然雪夜原身是个男人,但是此刻他如同仙子般的身姿并着这样妩媚的神情,让所有见过他的人都难免心头一荡,稍微差了定力的恐怕当即就要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了。“没错,若非我带着你,你根本进不来,同样也出不去。”兰慕云抬起眼,眼神纯净透澈,如同天上的星子般,他轻轻地说,“好。”他纵身跃了下去。雪夜扑上去也仅仅抓到他的一片衣衫。一阵惊呼中,兰慕云已经消失在茫茫的雪雾之中。再也不见踪影。对岸也传来一声惊呼,二货天师竟然也跳了下去,潇潇也跟着跳下去,然后是……楚青宵……雪夜神情复杂,一阵白雾在他身后出现,渐渐化成了一个人形的模样……楚青宵长袖一卷,将潇潇和冷炎都送了上去。他正要控制自己下坠的力道,崖下不知是什么力量猛地将他往下拽去。他竟然无法控制地迅速跌落下去。小妖精耳畔是呼呼的风声,这里实在太高了,许久他还没有真地跌到地上。突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卷了起来,随即他落到了宽厚温热的怀里。一把清冷的嗓音在他头顶响起,虽然被风声瞬即吹得不见踪影,可是那声音却稳稳地穿入了他的耳,“抱紧我,底下是魔界血海。”小妖精还没来得及消化自己被人抱住这个事情,当即被那话吓了一跳。不会吧!!他其实只是随便一跳,怎么会跳到号称本世界邪恶的地方?传说中,魔界血海是这个世界恐怖的地方。在这种地方,死都是轻微的。只要落入血海,哪怕沾到一丝血水,那血水就会化成一只只红色蠕动的虫子,钻入肌肤里,吞噬血液骨肉,无论是神仙还是凡人,都逃不过这种血虫,而且这种血虫并不会立即让人致命,而是整整七天七夜,不多一分,不少一秒,七天七夜之后才让人彻底吃干,只剩下一张皮。更别说这血海里还有其他更为可怕的东西。只是谁能想到纯洁的雪族圣地下面竟然是邪恶的魔族领域。兰慕云虽然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可是这么惨烈的死法,他不由得瑟缩了下,贴近了楚青宵的胸膛。楚青宵比他高一个头,宽肩窄腰,肌肉匀称,靠在楚青宵的怀里让他生出了某种难言的安全感。仿佛在楚青宵的怀里,他就什么都不需要再担心了。风声呼呼地拂过,刺得他的脸颊生疼,他只得将脸埋在楚青宵的怀里。下落的速度降了下来,虽然依旧往下落,但是已经是如同慢步走的速度。小妖精从楚青宵的怀里探出头,正要抬头询问。突地,楚青宵俯在他的颈畔,狠狠地咬上了一口。这一口至少用上了几成的劲道,几乎没将兰慕云咬下一块肉来。在兰慕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楚青宵就已经咬上了他的唇,这一下又狠又重,将兰慕云的唇咬出了血。

广州癫痫病专科
南阳的牛皮癣专科医院
宁夏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